分类
校园宇宙 默认

一念皆柩

前言:谨以此文致敬我在科幻协会与大学度过的日子,以及《日在校园》这部作品。

1

“今天楼下怎么一大早就在吵吵嚷嚷的?”

李伊被室友的声音惊醒,睡眼惺忪地戴上了眼镜。

“好像是学校的社团在招新吧!大伙要去看看吗?”

对床的室友靠着床下的桌子刷着手机,此刻正向众人发出如上的邀请。

“不了,我已经通过校学生会的面试了,没空去社团。社团也不能给我们提供什么实际的东西,比如说学分什么的……”

接过话茬,边穿着衣服边小声嘟哝的是李伊邻床的室友,平时不怎么主动找话题,但靠着乐于助人还是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

“我也已经是班长了,参加社团顶多也就图个热闹,懒得特地下去一趟了。李伊不是挺闲的嘛,什么部门都没报,你要不把他叫醒让他陪你……”斜对角床的室友抬起头来看向李伊的床,“啊李伊你醒了,早上好啊!”

“大家早上好。”李伊一脸平静地穿上外套,沿着靠床的梯子下了床,向对床露出一股自然的微笑,“罗同学要和我一起去社团那边吗?”

“我觉得可以……”对床笑了笑,指向自己的电脑,“但学院要搞迎新晚会了嘛,我还得做PPT,刚刚想起来……你替咱们去吧,哈哈哈……”

李伊不上心地应承着,洗漱之后背着挎包就走出了寝室。

不就是和我没什么话题又怕我路上不找话题尴尬,看到对象是我立马就找个理由搪塞,真是……

李伊这么想着,便看到了寝室楼前的一排招新帐篷。他戴上耳机,假装漫不经心地从各个帐篷前经过。

“感觉都是不擅长的东西,”看了一圈各社团的主题,李伊叹了口气,“总之先加个动漫社吧,其他的再看。”

他走到动漫社的帐篷前,只见一群人围着几位打扮华丽的COSER拍照,而被拍摄的COSER们也精神振奋地摆着各种pose配合着大家。

他站在人群中漫不经心地欣赏了两分钟,便自顾自地走到了帐篷登记点,看向正摆弄着高达模型的登记人员,“学长你好,我想加入动漫社。”

“欢迎加入动漫社,学弟你可以在这边填写报名表哦,”登记人员将报名表递到李伊的面前,“学弟喜欢什么动漫呀?”

“我看旧番比较多,喜欢推galgame,最近的话……”李伊怯笑着,“在玩xx project的游戏。”

“xx project?!”旁边几个值班的学长也围了过来,“是二次元越共!好耶!”

“我刚入圈,什么都不懂,如果大家也有喜欢xx project的话可以加个好友一起交流交流……”李伊尽量显得自己笑的很热情。

“学弟你看那边,那是我们社团最好看的几位小姐姐,中间那位cos的就是xx project里面的人物!不错吧!”

李伊沿着学长们的目光望去,只看到一个身材娇小的学姐,身上穿着的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位学姐cos的是《xx》里面的xx吧,只是看起来有点像xx project里面的xx……”

“嗨,总之好看就好嘛,学弟记得来参加社员大会啊!”负责登记的学长打破了空气中的尴尬,又向着另一个来帐篷的大一新生招起手来。

李伊不上心地应承了几句,便离开了动漫社帐篷继续向其他的帐篷走去。

走着走着就到了招新区域的尽头……

李伊终于发现了一个感兴趣的社团帐篷,唯一的招新负责人员孤零零地撑着脑袋坐在帐篷里,像极了此刻的自己。

李伊走了过去,“学姐你好,请问这个社团是……”

招新人员从睡梦中惊醒,“呃啊……学弟你好!感谢关注幻想文化学社,请问学弟有什么想问的吗?”

李伊心里咯噔了一下,“我刚刚看了看你们海报上写的介绍,想直接加入社团,学姐可以直接把报名表给我。”

填着报名表的时候,李伊将余光投向负责帐篷的学姐,而学姐也向他笑了笑。李伊便端详起对方来。

……虽然什么妆都没化,但学姐的皮肤很好,而且五官端正,整个人看起来也很阳光,和我完全不一样……再加上柔顺的长发……感觉是我喜欢的类型……

这么想着的时候,学姐把头伸过来看了看眼神逐渐恍惚的李伊,“学弟你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

李伊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握着笔原地痴呆了好一会了,“我回头会自己在社团群里了解的,对了,”李伊笑了笑,“反正以后也会认识的……学姐叫什么名字?”

“我叫陆柩,”陆柩拿起手机,“学弟要加个好友吗?我觉得学弟看起来对我们社团很感兴趣,想把学弟拉过来和我们一起干活,当然奖励也是不会少的哦,”陆柩向一旁的盒子里抓了一把,“给学弟,五颗棒棒糖,就当见面礼吧。学弟叫什么名字?”

面对着陆柩不带杂念的微笑,李伊感觉自己面部的温度在逐渐升高。他打开手机扫了扫陆柩手机上的好友二维码,目不转睛地看着陆柩……

“我叫李,李伊。谢谢学姐!”

李伊把棒棒糖攥在手里,慌慌张张地朝食堂赶了过去。

“刚刚那个学弟感觉挺喜欢咱们这的,”陆柩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过感觉他一直在看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陆柩从口袋里摸出镜子,郑重其事地照了照,“好像没有。还以为睡觉的时候印出了红印子,”她又将镜子放了回去,“才十点,该摸了。”

2

李伊关上了音娱屋的门,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音娱屋是动漫社在校外的常用聚会地点,定位是服务动漫爱好者的桌游&上网&咖啡屋。刚加进动漫社群就看到了聚会通知的李伊,在音娱屋度过了一个还算快乐的下午……虽然因为人太多所以没什么人关注自己这一点让他有点介意,但总的来说还不错,比如说有学姐夸自己“正太脸,很可爱”。

李伊切出了熙熙攘攘的动漫社群聊,打开了另一个群聊,立刻收到了一个置顶公告。

“幻想文化学社今晚七点开始会在活动室进行预热活动哦!(不过活动室比较简陋hh)活动室地点在……如果时间充足的话其实我们六点就会过来hh……”

李伊关上手机,“今晚就去那边吧。”说完他加快了脚步,小跑了起来。

3

李伊轻轻地推开了活动室的门,“大家好……”他怯怯地朝活动室里看了看,“唉?学姐?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此刻正坐在桌子上刷着手机的陆柩抬起头来,“李伊同学晚上好啊,这里目前只有两个人,另一个学姐出去买东西了。”

李伊却留意起陆柩的头发来。比起上午见面时的自然披散,现在她的头发经过了一番编织,一部分变成了辫子,有点像……

“学弟,我现在这个发型是不是有点像亚丝娜?”陆柩转了转身体,“帮我编头发的学姐等会就来了,我们可以先认识一下,正好让她先和你讲一下晚上活动的游戏规则,本来我想讲,但我也不是很懂……”

“学姐这个发型很好看。”李伊顿了顿,“当然上午的学姐也很好看。啊,学姐,我没有别的意思……”

“谢,谢谢。”这次轮到陆柩不好意思了,“学弟觉得好看我也很开心……”

门再次被推开,不过来者似乎并没有讲究力度。

“陆柩,我给你把饭拿来了,来接一下。”

李伊开始端详起出现在门口的女生。

这位应该就是陆柩学姐提到的学姐了……这个双马尾是动漫里面经常出现的那种,这副圆框眼镜看起来就更加三次元一点,但总得来说还是很搭的……

陆柩从正在沉思的李伊身边走过,“叶心你对我真好!我看看,是我刚好想吃的红烧肉~”

“还好你洗了头发,不然我一定会弹你一下,”叶心轻轻地移开陆柩围在她脖子上的双手,目光看向李伊,笑容变得更加礼貌,“学弟你好,欢迎来参加我们的活动,我给你倒杯茶吧。”

“没事学姐,不用麻烦你的,”李伊嘴上这么说着,眼睛却一直望着桌上的红烧肉煲仔饭。

“话说学弟,”陆柩感觉到李伊的异常,“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李伊脱口而出,随即移开了视线,“正想着活动结束后去校门外吃顿夜宵。”

“你喜欢这个吗?”陆柩双手捧起餐盒,“学弟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先吃这个垫垫肚子,我这里还有点零食……”

“你把零食给人家垫垫肚子也行,”叶心声音逐渐变小,“你不是好久都没吃红烧肉了吗……”

“好吧……”陆柩掏了掏口袋,“完了零食没带,”她皱了皱眉头,“这个点食堂应该也没饭了……”

“两位学姐不用担心我,再不吃的话饭会凉的。”李伊下定决心将视线再次从红烧肉移开,“大家应该也快来了,我看群里有不少同学说已经在路上了。”

李伊刚准备低头玩手机,便感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学弟你刚刚看红烧肉的样子我都看到了哦,”陆柩双手捧着饭站在李伊面前,“别客气嘛。”

“那……”李伊轻轻放下手机,接过陆柩手上的饭,“谢谢学姐。”

“谢谢叶心就行,这饭是她带来的嘛。”陆柩朝边上的叶心眨了眨眼睛。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幻想文化学社社长叶心,这位是副社长陆柩,当然你俩招新的时候应该见过了……学弟是李伊同学吗?陆柩说上午有个学弟很积极。”

“是的。”李伊摸了摸脑袋,“我晚上请两位学姐一顿夜宵吧,毕竟蹭了本来属于陆柩学姐的晚饭……”

“学弟,你可不要把我们想的很好哦。”陆柩若有所思,“我们两个其实是想着用这种糖衣炮弹来让你卸下防备然后做我们社的打工人也说不定哦。”

“为什么要打工人?”叶心也走了过来,“我们社对社员可贴心了,才不会打工人,学弟放心。”

李伊没忍住笑了出来。

活动室里充斥着快活的空气。

4

这个周末学社那边又会办什么活动呢?

李伊这么想着,关掉了第二个晨起闹铃,打开了群聊。

学社的群聊比起刚招新那会更加热闹了,科幻部、跑团部和神秘学部这周似乎都发布了活动……

“神秘学部周活动:拍摄一部伪纪录片。不一定能在本周完成,这一次是去取材。陆柩同学将在周六下午两点于学校西门等待大家,这次的目标是最近的都市传说发生地——周背山森林公园,来感受一下伪纪录片扑朔迷离的独特感觉吧!(BGM:误入迷失森林)想来的同学可以在神秘学部发布的投票上提前报名哦!”

好像社员大会之后的两次周活动都是参加的陆柩举办的活动……慢慢地也开始熟悉她了。虽然她不只是关注我一个人,但是感觉也已经被她信任了……

李伊打开了神秘学部的报名投票,“这次也去陆柩学姐的活动吧。”

5

“OK大家都到齐了,”陆柩转了转头上的鸭舌帽,“我们这次要去周背山玩,内容是拍伪纪录片,但其实不需要大家做很多动作,关键是体验氛围,然后休息一下,放松身心,图个热闹。当然这之后我们也会做一个活动报告,总结一下我们这个活动的意义——总之到公园了以后我会向大家征求意见做好安排,咱们这次租了个中巴,交通费可以报销,大家路上愉快!”

十几个人拿着社团发的矿泉水高高兴兴上了车,在一旁监督众人排队的李伊最后一个上车,却发现座位好像已经坐满了……

“李伊,这儿!”在后排向李伊招着手的是亢奋的陆柩,与平静地坐在她旁边玩着手机的叶心形成鲜明对比。

“谢谢陆柩学姐。”李伊在陆柩身旁坐下,“陆柩学姐刚刚有些紧张吧?”

“确实,”陆柩笑了笑,“我觉得你应该不错,有机会的话想让你来试试在大家面前发言,不过这样有种钦定的感觉……”

“大家早就看出来了你俩要钦定他了,”前面座位响起一个男生的声音,“不过确实,李伊同学能力也强,参加社团管理也很积极,如果能成为下届社团的负责人当然是再好不过……”

“元知学长把我捧太高了,”李伊拍了拍坐在前面的元知的肩膀,“话说学长,原来你还喜欢玩摄影啊?感觉学长才是多才多艺……”

“嗨,我干不好正事,这些杂七杂八的业余爱好也只是因为家里条件还可以所以能摸索摸索,李伊同学比我优秀多了。”元知朝后面递了瓶水,“你上车没拿水,等会监督现场秩序的时候会口渴的。”

“谢谢学长。”李伊打开瓶盖喝了几口,“感觉社团里的大家说话都很好听,我超喜欢这里的。”

“应该的,让大家喜欢这里是我们这些学长学姐的职责。”陆柩放下手机,“李伊,咱们也慢慢开始熟悉起来了,你可以直接叫我们的名字,不用那么拘谨的。”

“想怎么称呼我们就怎么称呼吧,称呼这东西图个方便,陆柩你不用尝试刻意去调整,大家都觉得没问题就行。”叶心也放下手机,“等会到公园了以后还是麻烦李伊同学监督现场秩序,时不时清点下人数,我会搭缆车去山上在餐厅提前预订好大家的位子,陆柩你负责带大家做具体的活动,元知负责摄影,辛苦各位了。”

“阿sir,有我办事你放心!”陆柩伸出手勾住了叶心的肩膀,“不过组织大家出来玩的活动也不是很多,订好位子了还是得麻烦你来找我们镇一下场子。”

叶心扶了扶额头,靠近陆柩的耳朵,“公共场合不要随便和我这样肢体接触,别让别人误会了。”

陆柩也转头对着叶心,声音压低,“有什么好误会的嘛,戴着黄色眼镜看到的东西才是黄色的,随便人家怎么说,我们又不是一男一女,不至于……”

“你刚刚弹了我内衣带子,你以为我感觉不到吗?”叶心声音压的更低了,“在外面收敛点,回去的话都可以……”

“停车停车,”陆柩的脸逐渐发烫,“我知道了,在外面我会注意的。”

尽管两人的声音低的连李伊肩膀上的蚊子都不一定听的到,但李伊却听到了——他的耳朵紧紧地贴着座位,固体传声的效应让他没有错过两人的对话。

“李伊你还好吗?是不是空调温度调的有点低?”

面对陆柩突然的关心,李伊转过头去。

“学姐不用担心我,我刚刚只是想到很久以前的一些事情有点心情不好,现在好多了。”

6

“感觉大家爬山爬了这么久都已经很累了……”陆柩掏出口袋里的卫生纸擦了擦汗,往前面指了指,“还好社长订的餐厅刚好就在这个地方。”

“社长,我们的超人!”

异口同声之后,众人在餐厅的户外餐桌上有序就座,餐厅老板给每人都发了一瓶可乐。

“学姐,社长去哪了?”李伊打开瓶盖,“社长总是默默在大家背后付出啊。”

“社长去厕所了,等会就来。”陆柩摇了摇可乐瓶,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个非常错误的动作后默默将可乐放在桌上,“别看社长很会做安排,其实她也不是很擅长在大家面前说话的,比我要内向一些。”

“学姐,我有一个事情有点感兴趣,”李伊压低声音,“学姐和社长大概是个什么关系?”

“关系?就是朋友关系,很好的朋友,有时候可能会互相戳戳打打的,正常现象。”陆柩凝视着可乐瓶,“等社长找到男朋友以后应该就不能这么缠着她了吧。”

“纠正一下,通常情况下是你单方面的戳戳打打我,”叶心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陆柩的身后,“老板已经做好第一道菜红烧肉了,服务员要按顺序送餐,不过我正好顺道,就给你带过来了。悠着点动筷子,这是我们桌上四个人的,元知还在活动地点那一块继续取材,不过也快过来了,我端过来先给你解解眼馋。”

“解解眼馋又不准我动筷子,你明明是在惩罚我嘛,”陆柩拉了拉叶心的手,“来坐,陪我一起盯红烧肉。”

“我最近喜欢吃更清淡一点的,”叶心看着陆柩一动不动盯着红烧肉的眼睛,“感觉你对这个完全吃不腻。”

“没有人能够抗拒红烧肉,除非它的甜度和油度不适合你现在的口味。”陆柩掏出手机,“说起来,我们写报告的时候要把都市传说写进去的,刚刚在山洞里的时候我阐述的不够到位,我现在给你们私底下再阐述一下,你们帮我看看能不能直接写进报告。”

“大伙不是刚刚已经去山洞了吗?取材活动都结束了,你再阐述到位也没当时那个味了吧。”叶心扶了扶下巴。

“不不,我当时是压根没在山洞里发现传说里说会看到的东西,所以才没讲完的。因为如果要走到太深的地方,就很危险了,活动安全第一,我不能引诱大家过度探索。”

“那让我们听听。”叶心全神贯注地看着陆柩。

“事情,事情是这样的。”陆柩开始做起了小手势,“我们设计的剧本是这样的嘛,本来是那个山洞的暗处会发光,然后我们走上去发现其实是磷火。这个剧本是备用的方案,如果本来的故事起不上用场的话,我就会悄悄趁大家不注意制造点磷火然后让大家来看。结果那个故事果然派不上用场,我就只能采用这个方案了。”

“那本来的故事是……”听的入神的李伊发问。

“本来的故事是我在一个论坛上看到的,关注的人不多,现在看来果然是编的。”陆柩故作神秘,“有人在论坛上说,自己在这边的山洞里看到一个召唤阵,有小动物走进去以后,那个召唤阵会发光,然后小动物就消失了。因为太黑所以他拍的照片都非常模糊根本看不清什么,他说大半夜的怕保安来赶他所以就赶紧跑了,记不清具体的位置了。我四处转悠了,反正没找到……”

“我……我有事情要告诉你们。”元知从餐厅外的楼梯跑进餐厅,走到三人面前,“我在这边发现了奇怪的东西,刚刚拍下来了……”

“难道是召唤阵?”陆柩试探性地发问。

“不是召唤阵本体,是那个人在发现召唤阵的山洞岔路上做的标记……”元知在自言自语中突然惊醒,“你……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也看了那个帖子?”

“对!这可真是个大事情……”陆柩看了看周围,发现其他人坐的位置都相对较远,“要不我们几个趁大家吃饭去看看?”

“还是得有人守着这边的,等会大伙吃完饭发现管事的跑了就糟了。”叶心将目光投向元知,“元知,你刚刚一路跑回来肯定累了,你在这休息会,等会大家吃完了就告诉我们一声,如果我们还要继续探索的话就带大家回去吧。”

“好,这事交给我吧。”元知看了看餐桌,“红烧肉!这么大一碗,等会还会上菜……大家不吃个饭再过去吗?”

“吃完饭就不好溜了,这个事情还是尽量保密的好,免得大家担心我们或者有其他人牵扯进来不好保证安全,”陆柩亢奋起来,“元知你把那里的照片发给我,我们按图索骥,现在就出发吧!话说叶心其实你也可以留在这里的,你身子没我灵敏,我怕你到时摔着了……”

“你去的话我就要陪你去,”叶心站起身来,“虽然李伊同学也在,但是想到你去的地方可能不安全,我就无法专心做事。”

“那我们三个一起去吧,”陆柩握了握叶心的手,“我会保护你的,放心,”又转过来握了握李伊的手,“李伊,虽然你长得很可爱,但是身体看起来还是矫健的,应该满足探险的条件。进了山洞我们都要留心脚下和周围,三人冒险团,准备出发!”

“到时多多关照。”

李伊双手互握着,还在回味陆柩手心的温度。

7

“陆柩,”叶心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还有多久?感觉周围环境越来越黑了……”

“快了,过了前面这个弯应该就到了,”陆柩紧紧地盯着前面被手机电筒照亮的路,“李伊,你感觉还好吗?”

“没问题,学姐,我散步也差不多能走这么远,虽然说现在是背着东西爬山……”李伊举起手机电筒照着四周,“社长还行吗?”

“我……我也还好……”黑暗中,叶心握住了陆柩的手腕,“抱歉……这样走我应该能更好地跟上……”

“当时没想到这么远的,应该让你跟大部队走,辛苦你了叶心,”陆柩反手握紧了叶心的手,“这样更方便,我来抓住你。要不我背你吧?”

“不行,你身上背了好多东西,难道要让李伊背吗……”

“那至少让我把你背的东西匀过来。”

“我可以背,我不会拖后腿的……”

“不许逞强!”陆柩转向李伊,“李伊,辛苦你照一下这边,我帮她取一下背包。”

“我帮社长背吧。”李伊把手伸了过来。

“不用。你身上的东西也挺多的,就这个弯了,谁背都一样,关键是让叶心松口气。”

陆柩扶着蹲在地上喘气的叶心,“不着急,在这坐会也行。”

“没事,继续走吧,不然天黑了……”

“天黑了就在这边住下来,总不至于气都不能喘。”陆柩也蹲了下来,“我刚刚应该问你要不要来的,结果直接拉上你了。对不起,李伊同学。”

“不,这是我应该的。”李伊喝了口水,“作为知情人,我不能只让你们两个来这边。”

“谢谢你。”陆柩指了指李伊的背包,“吃点东西吧,我来照四周。山洞里挺潮湿的,得留意有没有奇怪的昆虫。”

“我们轮班吧,”李伊向陆柩递了瓶矿泉水,“学姐你不用谢我的,都是自己人了,别客气。”

“你真的很好,”陆柩对着瓶口抿了抿,“如果你能当下一任社长的话,到时候的新人、老人一定都会喜欢你的。”

“我会好好锻炼自己的,学姐,”李伊看着陆柩,“不过比起社长,我更看重我们之间的友谊。”

“我们也是。”叶心站了起来,“我可以了,我们等会就继续前进吧。”

8

“……我的天……”

走到尽头的洞穴时,三人都惊呆了。

洞穴的正中间是一个法阵,而三人到达现场的时候,法阵中刚好窜进去了一只老鼠。

随后,法阵发出一阵红光,老鼠在三人的眼皮子底下,陷进了法阵下面的泥土,被坚硬的泥土地面“吃”掉了。

三人默不作声地怔在原地。

“那个……”叶心打破了沉默,“你们刚刚有没有在脑海里浮现什么东西……”

“我刚刚感觉大脑在告诉我,在向我展示一个景象……”陆柩揉了揉太阳穴,“一个人站在法阵面前,将自己从小养到大的狗放进那个法阵,狗随即被法阵吃掉了,那个人站在法阵面前许愿,并且得到了他所许愿的力量……”

“我也是……”李伊扶了扶额头,“只有一个地方不同,我看到的是那个人把自己的妻子捆起来放进了法阵……”

三人面面相觑。

“这个东西太诡异了,”陆柩陷入沉思,“总之先拍张照备用,那个发帖子的人也开着闪光灯拍了,应该没有问题,然后回头……我们家是搞化工的,我看能不能从家里带点威力不大的炸药把这个法阵炸了,或者想点别的更合法的办法破坏它……”

“我觉得我们应该向政府部门报告这个事情,”叶心蹲在地上看着法阵,“毕竟它是一个我们并不了解的东西,如果破坏法阵也无法达到真正的破坏的话,由政府来出面会更好……不过要让政府相信我们并且派人过来,我们还得把这法阵吃小动物的镜头拍下来。但是这样也还是无法完全证明这法阵的邪异……难道我们要按刚刚的幻觉一样真的放点活物进去然后许愿获得力量吗……”

“总之我们应该先保密,拍下法阵,记下路,把指路标记擦一下,”李伊叹了口气,“但那个人终究是发了帖子,现在也不知道有几个人知道了这个秘密……”

“这不是我们能管到的事情了,但是破坏法阵我们还是可以做到的。”陆柩来回踱步。

“话说,学姐,”李伊走到陆柩面前,“为什么你会想要破坏这个法阵?如果它能给人类带来造福社会的力量的话……”

“我不相信这东西能造福社会,因为按照我们刚刚看到的幻觉来的话,从它这里取得力量,必须要向它献祭什么,甚至连人也行……”李伊从未看到过陆柩如此严肃的样子,“真的是这样的话,反而是巨大的危害。而且就算不用献祭,这种力量也不见得就会被人正确的运用。”

“确实如此……但在什么都没调查清楚之前就毁掉,果然还是太可惜了。”

“我觉得不用可惜,这东西太危险了。”陆柩向外面移了移,“我们俩站的这个地方有坡度,法阵在下面,小心点……”

“啊!!”

李伊突然一个踉跄倒向法阵。

他感到一双熟悉的手瞬间拉住了他。

“没事了,稳住脚下。”

陆柩刚想往上走,突然感觉到脚下的不对。

“这个地方开始打滑了!”

一双熟悉的手抱紧了陆柩的腰。

“我这个地方不打滑,”叶心竭尽全力挤出来几句话,“稳住,移上来,我要撑不住了……”

9

三人坐在坡外的平地上,抹着冷汗。

“谢谢你救了我,学姐,”李伊依然心有余悸。

“我们俩都该谢谢叶心,”陆柩转向叶心,“叶心你还好吗……”

“我没事,”叶心带着哭腔,晦暗的光线里看不清她的表情,“刚刚吓哭了,现在没事,不用担心我,以后我们不做这种事了……”

叶心闭眼擦着泪,却感到身边人温暖的身体靠了上来。陆柩左手抱住了叶心,右手替叶心拂着眼泪。

“对不起,叶心,都是我不好,”陆柩低着头,将脸埋在叶心的肩膀上,“我以后不来这种危险地方了。”

“这次反正来了,我觉得还是得做点什么。”叶心顺着陆柩的头发,扶着陆柩慢慢站起身来,“好了,该拍照留证据了。李伊……”

“李伊?”

陆柩发现李伊已经没有坐在自己身边了。

“我在这,”陆柩拿起手机照了照,看到了站在坡下法阵旁边的李伊,“这个坡小心一点就能稳着下来。我刚刚看到这下面有只饿的半死不活的老鼠,想拿来做下实验……”

“不要!”陆柩显得很惊慌,“如果你要向法阵许愿的话,就等于拿自己做实验……”

“对。”李伊的声音斩钉截铁,隐约透着兴奋,“但我一定要试试。”

10

李伊将老鼠放进了法阵,“我已经开始许愿了。法阵似乎告诉我对于不同程度的祭品我只能许相应程度的愿望,所以我索求的力量是……”

“李伊!”陆柩呼喊着,“别做傻事……停止许愿!”

“好了。”

法阵发出一道红光。红光映照下的李伊,正在开心的笑着。

“我获得了那股力量。”李伊举起右手,“我的右手现在能够长出锋利的骨刺,而且感觉这只手的力气也变大了。”

“真……真的……?”陆柩捂着胸口,“总之你先上来……”

“让学姐担心了,”李伊弯着腰用右手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我刚刚用手机录下来了获得力量的全过程,等会我可以发给你和社长。”

“……”

叶心睁开了紧闭许久的眼睛,“李伊,对你的行为,我不做评价。我不知道我们俩能帮你保密到什么时候……这件事情迟早会发酵的,我能做的就只有告诉你,不要进一步自己去研究这个了,我们一起想办法。”

“社长放心,”李伊露出了比刚刚在底下显得更加健康的笑容,“我们回头再讨论吧。该回去了。”

11

“李伊,到寝室了吧?如果身体觉得不对的话先和我们说,我们一起想办法。”

看着陆柩发来的消息,李伊抿嘴笑了笑。

“我已经到了,学姐放心,有情况一定会汇报。”

沉浸在获得力量的喜悦中的李伊,坐在空荡的社团活动室里活动着右手的骨刺,欣赏着它长出和收回的过程。

“当时应该想点更好的创意的,如果以后我要扮超级英雄的话,这个就只是抄袭金刚狼而已。”

李伊将右手放在胸口,满脸虔诚地看着天花板。

“谢谢你,法阵。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我不会完全按照你的想法来——不过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李伊闭着眼,整理着这两天收获的信息。

首先是法阵直接向他传输的心理暗示。其实并不只有获得力量的过程……

“适量的血液……动物血液的话……鸡血、猪血都好弄……”

“至于纹路……即使不看照片,法阵也已经印在我的脑海里了……”

“这样的话……”

“我就可以复制这个法阵了。”

李伊躺在桌子上,脑海里回放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12

三人从山洞里出来回到主道上的时候,已经深夜十二点了。即使搭出租车回学校,也已经过了学校的门禁。于是三人走到了山腰的宾馆,订了两个房间。

“就订两个相邻的吧,有事情好照应。”陆柩将房卡递到李伊手中,“觉得不对的时候随时可以告诉我们,我记得你之前说没有长途旅游过,那你可能是第一次住宾馆?我等会教你哪些地方要注意。”

“等会,学姐,”李伊看了看陆柩的房卡,“你们俩订的不是双人间吗?”

“为了省钱就单间了,房间大小差不多,我们俩都是女生,凑合一晚上。”陆柩将房卡放进口袋,“虽然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震撼我的唯物主义观,但是我想这一切应该还是能找到合理的解释。所以你也不用对你获得的力量太紧张,会有办法的,不用自己多想,放松。”

“谢谢学姐。”李伊也收起了房卡,“学姐之前在哪儿住过宾馆?我记得学姐也好像没有长途旅游过吧?”

“忘了说了,我大一的时候代表社团去另一个省领奖,那个时候住过宾馆……我没把那个算成旅游。问这个干嘛?”

“没什么,只是随口一说。”李伊突然表现出一丝惊讶,“我们社团还获过需要去外地领的大奖?了不起啊!”

“还好啦,只能说前几届的学长学姐们足够优秀。先上去吧。”

“好。”

李伊、陆柩和叶心站在宾馆的电梯里,心不在焉写在了每个人的脸上。

“叶心,还记得我们俩去外地领奖那次吗?那个宾馆也和这个感觉差不多,电子广告屏的位置都一样……”陆柩打破了僵局,“我们这一届也要加油啊!”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叶心看了看李伊,“新体制建立起来以后,我们俩要处理各个部门的关系,具体的活动以后还得靠李伊同学这样的新星。今天李伊同学帮了我们很多忙,”叶心朝着李伊低了低头,表示鞠躬,“谢谢你。”

“哪里哪里,社长不用客气,我们都是朋友了,”李伊受宠若惊,“今天被社长救了一条命才是真的……”

“六楼。”电梯的报楼声响起。

13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伊感觉自己的听力也变好了。刷视频网站刷到疲倦以后,李伊靠着床板半躺在床上,将耳朵贴在了墙上。

李伊感觉自己依稀能听到隔壁的陆柩和叶心在对话,但内容听不清楚。他尝试集中注意力,也没有让这一点得到改善。

李伊边刷着手机,边当消遣般地聆听着从墙的那边传来的声音,直到他快要睡觉……

从墙里传来的娇喘声惊醒了他。

“轻一点……”

“从这边……”

“不要这么舔,稍微跟我说说话……”

莫非……

李伊努力地辨别着这个音线。

也有可能是从其他房间传过来的,不能想太多……

但李伊还是觉得……

那就是叶心的声音。

李伊将耳朵从墙上移开,感到大脑深处传来一阵刺痛。

他打开社团照片,看着自己和陆柩——以及其他社员的合影。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隔壁此时可能的场景。

不要想……

不能想……

他打开自己的背包,找到了放在最里层的,陆柩送给自己的第一个礼物——

那五颗棒棒糖。

他狠狠地把棒棒糖攥在手里,直到汗水浸湿了糖纸。

14

李伊从社团活动室的桌子上醒来。

“你……你好?”

李伊感觉身边的这个声音有点熟悉,温柔,阳光,和某个人一样。

陆柩,你发现我了吗?

李伊睁开眼睛。

“不好意思同学,”面前是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同级,身材比陆柩更加娇小的女孩子,“我们社团也在用这个活动室,想用这桌子开个会。”

“啊,啊,”李伊站起身来腼腆地笑着,“抱歉抱歉,祝你们活动愉快。”

李伊看了看手机,时间是下午三点。

刚好,今天七点才晚自习。周日没课……

可以做一个新的法阵。

但是法阵设置在哪里好呢……

李伊奔向校外的菜市场,心不在焉地走向一个摊子。

“老板,来点鸡血,中元节烧包用。”

“中元节烧包的时间还没到吧,学生暑假都还没放,”老板咕哝着,“你们家里是要过祖宗的忌日吧……”

“别啰嗦,”李伊感觉老板的话里有刺,“这点钱够了吧,不用找,来点鸡血,放点东西别凝固了。”

“好嘞。”老板从笼子里提出一只鸡,走进了后厨。

李伊提着鸡血急急忙忙赶回学校,在寻找法阵地点的路上,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渐渐成型。

他走到社团活动室,发现里面已经没声了。他打开房门,看到活动室被收拾的比以前更干净了。

他转动着眼睛四处寻找着符合他想法的东西——

“这里有块地毯。”

他嘴里念念有词,“法阵画在这里。添加这个标记,法阵就属于我了,其他人碰到它不会触发什么。”

“一切都安排好了。”

忙完以后,他坐在桌子上,打开手机,点开了陆柩的头像,开始在消息框里打字。

“学姐……我们怎么处理那个法阵?”

“刚想找你,”李伊死死地盯着手机,仿佛怕错过陆柩消息里的任何一个字,“我在网上看了看,没人反应那里的情况,有可能只有我们知道,不过这是次要的……”

“我从家里弄了点材料,我们可以选择炸掉它,也可以选择擦除它。到时一个个试吧。”

李伊咬了咬嘴唇,继续打着字。

“……不能把它留下来吗?”

“不能。”手机不断震动起来,“我仔细想过了,也和叶心讨论过了,我们觉得果然还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个事情,难保他们去按着法阵的提示去做,一切只会越来越乱。就算是政府也不行,政府作为一个整体是可以信任的,但工作人员个人呢?一旦出了一点差错感觉都会很严重……”

“……这个事情告诉元知了吗?他怎么看?”

“元知?”

“……”

“元知是谁?”

15

元知……

难道说?

李伊翻阅着群聊和好友,发现元知的账号已经不存在了,甚至于他的群聊聊天记录也不存在了。

李伊在群里问了句,“有谁认识元知吗?”

“元知?”

“哪个元知?”

“我们社没有叫元知的人吧……”

在所有人的回复里,带着金色群头衔的叶心的回复额外显眼。

“李伊同学需要找这个人帮忙吗?我们社应该没有叫元知的人,我可以帮你问问……”

李伊将手机放到口袋里,扶住额头,将手落在大腿上。

元知那么好一个人,竟然落到如此下场。

没有猜错的话……

李伊紧咬牙关。

元知应该是在把大家送回去以后单独去找了那个法阵,又阴差阳错没有和三人碰上,结果掉进了那个法阵……

那么……

“被法阵献祭的祭品,其存在于世界上的一切痕迹都会被抹除。”

李伊将这段话写在了备忘录上。

“那我……为什么会记得他呢……”

李伊坐了很久。闹钟响了,他看了看时间,四点半。

该做最后的选择了。

李伊点开陆柩的头像,“陆柩学姐,你真的打定决心要毁掉那个法阵了吗?没有别的选项了吗?即使那个法阵有可能与获得力量的人同生共死也没有关系吗?”

最后一个问题是李伊编的,因为他知道——法阵可以无限复制,每个法阵都是一样的。

过了五六分钟,手机震动了一下。李伊点亮了屏幕。

“没错。我别无选择。我只能祈祷你没有事。”

16

时间是五点半。

“李伊。”陆柩推开了活动室的门,显得有点疲惫,“你说要花十几分钟和我沟通一下,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你的身体出问题了吗?”

“我身体还好,只是想问学姐几个问题,”李伊起身抽了条椅子,“学姐请坐。”

“谢谢。”陆柩扶着椅子坐了下来,“地毯?看来合用这个活动室的其他社团挺上心的,回头我们也把这边装饰一下。”

“确实,不然太简陋了。”李伊将视线从远处收回,看着陆柩的眼睛,“学姐,毁掉法阵这事,还有余地吗?”

“我觉得没有了。”陆柩似乎有点头疼,扶了扶额头,“可能我的想法有点极端吧……如果不能毁掉,那么我们做毁掉的尝试应该也没有问题,如果有报应的话我一个人来就好了;如果能毁掉的话,我们做的事情就是有意义的。我们不能让这东西被更多的人知道。”陆柩看了看天花板,“人类社会能够在今天总体稳定地保持存在,是一种种偶然堆积而成的幸运。也许在其他大部分的世界线,我们的世界已经被核武器或者生化武器毁灭了。而法阵这个东西,即使不能复制,也难以像核武器那样可控——毕竟只要放活物进去在旁边许愿就好,那就不能避免保护这个法阵的人监守自盗;如果能够复制的话,那我们更应该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毁掉它。无论如何,我觉得一定要去试试。”

“我们不能利用它获得造福世界的力量吗?”

“李伊,”陆柩终于将视线对准李伊,“利用这种危险的力量来造福世界,这种想法是很傲慢的。而且,我当时还发现了一点,我们看到的幻觉中,那个人献祭的分别是自己的爱犬和爱妻,我这边是爱犬,他获得的力量是能够改变物理法则的能力,那么爱妻呢?”

看着陆柩望向自己灵魂的目光,李伊有点发怵。

“改变时间运行的能力。”

“那么即使是人与狗的区别,获得的这两种能力从强度上感觉都差不多。也就是说,很有可能,献祭自己所爱的生命,能获得比原本献祭生命本身更加强大的力量。”

李伊怔在原地。

“是,是有可能。”

“那么这种献祭,你觉得是不是对人性的扭曲?”

“这……”

“李伊,”陆柩站起身来,“我要找个时间去毁掉法阵。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具体是何时。我不希望你阻止我。我承认我是伪善者,我确实不能担保法阵被破坏不会影响到你。对不起,但我一定要这么做。”

“一定?”

”一定。”

李伊沉默着,突然狂笑了出来。他站起身来,朝着陆柩挤出了她生命中最后听到的两个字。

“死吧。”

陆柩感到眼前一黑,她拼命地往外伸着手,但已经无法阻止自己被脚底下法阵吞噬的进程。

“心……”

当法阵淹没陆柩的嘴角后,空气重新恢复宁静。

17

叶心醒了过来。似乎是因为周六太累了,她从周日下午六点睡到了周一上午七点。

该起床上第一节课了。

叶心擦了擦床头收纳柜里的圆框眼镜,迎接了更加清晰的世界。

“今天就不扎马尾了吧,有点麻烦。”

洗漱过后,叶心打开手机屏幕,寻找着自己聊天最频繁的那个头像。

“陆……”

“陆柩呢?”

叶心嘀咕着,“总不至于是她突然因为什么事情生气就把我给拉黑了吧。她也不是这样的人啊。我也没做什么不对劲的事情……”

“去隔壁寝室问问她本人吧。”

叶心走到了隔壁寝室敲起了门。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生睡眼惺忪打开了门,“是叶心啊。来我们这找谁?”

“那个,陆柩在吗?”

“陆柩?”

女生满脸狐疑。

“谁是陆柩?”

女生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但叶心已经踏进了她们寝室。

“陆柩,陆柩,”叶心看向了一个床位,“陆柩是这个床位。”

“不是,”女生忙不迭喊道,“那是我的床位!叶心你干嘛?”

“四个床位好像都不是陆柩……”

叶心怔怔地看向女生,“郑仙,我俩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去年第一次班级聚会的时候啊。怎么了?”

“不对!我刚来上大学的时候,陆柩拉我到你们寝室来参观,那个时候我们不就见面了吗?”

“什么陆柩,一口一个陆柩,叶心你是不是没睡醒啊?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会,我帮你请假……”

“不用了……”

叶心双眼无神地从郑仙的寝室走了出来。

“陆柩……”

她麻木地在手机上一个一个闻着她们俩都认识的人,敲开一个个寝室询问着关于陆柩的一切……

直到辅导员的消息出现在她眼前,“叶心同学,你需要帮助吗?有人向我反映你一直在找着不存在的人,是不是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

“导员,你还记得陆柩吗?陆柩大一的时候是你的助手,你不会忘了吧?”

“不会啊。”

泪水从叶心眼里夺眶而出。

“不会啊……不应该啊……我们学院哪有陆柩这么个人……”

叶心的双眼再次失去神采。

18

叶心把自己关在教学楼的厕所里想了很久。

首先,陆柩肯定出了大事。

然后,如果陆柩真的是自己臆想出来的,那么也只能承认这一点。但,这几乎不可能。自己最近精神状态良好,而且学业和社团处理的都还不错,家庭也和睦,理论上没有能引发精神疾病的空间。

妄想症这东西不应该是瞬间爆发的,大家都说昨天我什么事都没有。

那么很有可能——

跟那个法阵有关系。

如果我要去调查那个法阵,就绝对不能继续被其他人当成精神病。我得演好自己正常人的角色。

首先,从剩下的知情人李伊入手。

叶心点开李伊的头像。

“李伊,请问你有时间吗?我有事情想找你商量。”

李伊的回复简短有力。

“好。晚饭后,六点半。”

19

叶心告诉所有人,自己刚刚可能是中了什么邪,现在已经好了。

人们将信将疑。

上完第二节课以后——

“陆柩,去吃午饭吧。”

没有人回应。

叶心反应过来,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听到。

叶心于是又找到一条陆柩曾经存在过的证据:按照自己虽然不算太外向但人缘还可以的性格,不至于连个陪自己上课和吃饭的人都没有。

那么,只有可能是这个人突然消失了。

叶心带着笑容从食堂买了两份饭,走到一个很少有人经过的操场角落,打开餐盒。

从眼角挤出来的神采,此刻又从叶心的眼中消失了。

“陆柩,这次给你买的是粉蒸肉套餐,你反正也喜欢这个,不要总吃红烧肉,最容易胖。”

叶心机械地从餐盒里勺起一块肉,朝身旁的空气递去,“这次又要我喂你。张嘴。”

肉从空气中掉到饭上,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自己吃,我不喂你了。”

叶心端着自己的餐盒,端详着身旁的空气。

“怎么样,还可以吧?上次我尝了尝就感觉食堂做了点改进。”

叶心站起身来,木讷地将两份饭倒进身边的垃圾桶。

“吃的很干净,”她用勺子刮着餐盒里的饭,“值得表扬。”

叶心靠着墙边,“下午没课,我在这休息会,你先回去吧。”

说到这里,叶心闭上双眼,低下了头。

这一靠便是一个下午。

20

“李伊。”

看到叶心双目无神的样子,李伊心里大概猜到什么了。

“社长,什么事情那么伤心,可以跟我分享分享。”

看着李伊天真无邪的笑容,叶心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抖着肩膀,仿佛面前的情景真的很好笑一样。

“我刚刚看到个笑话,笑哭了。”

“哦?什么笑话?”

“那个笑话是,有一个人从来没存在过,另一个人却幻想着他存在,甚至还为了这个不存在的人去表演出他的存在。”

“哈哈哈哈哈哈。”李伊也抖着肩膀笑着,“好笑,确实好笑。”

叶心也笑着,李伊也笑着。

角落里充斥着快乐的空气。

“好了,表演时间结束,”李伊拍了拍手,“陆柩确实存在过,我记得。她是你最好的朋友。她昨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李伊拍了拍胸脯。

“我干的。”

仿佛做了件什么理所应当的事情一般得意。

叶心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李伊。但李伊却只能看到两个看不到底的黑洞。

“为什么?”

李伊听到这个问题,又笑起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不应该问你自己吗?”

“我?”

“你知道我喜欢陆柩吗?”

叶心怔住了。

“你既然这么说了的话,从各种迹象里确实可以看出来。”

“前天晚上你和陆柩干了些什么?”

“能干什么?”叶心的手开始颤抖,“两个女生,能干什么?”

“两个女生能干的事情可海了去了,”李伊磨着牙齿,“我从墙那边都能听到陆柩在和你做着羞于启齿的事情,而你竟然在叫床!”

“你听错了,”叶心蹲了下来,“我们也听到了,那是我们隔壁房间的声音。除了睡觉的时候陆柩把我的被子都抢了以外,并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她平时是喜欢对我动手动脚,但还没到和我发生那种关系的程度。而且,就算真的是你说的那样,”

叶心抬起头来,用眼眶里的黑洞映向李伊。

“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伊笑了笑,看了看手机。

“刚好五分钟,谈话结束。”

李伊将手伸向叶心的下巴,将叶心的脸硬拽着抬了起来。

“说,你喜欢我,你会听我的每一句话。”

叶心怔怔地看着李伊。眼眶里的黑洞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似乎比之前更晦暗了。

“我喜欢你。”叶心一字一顿地说着,“我会听你的每一句话。”

“说,陆柩给了我希望又给了我绝望。”

“陆柩……给了你希望,又给了你绝望。”

“把衣服抬起来,内衣带子解开。”李伊狞笑着,“算了,我自己来解吧。陆柩能弹的东西,我也想弹一弹。”

李伊看着叶心胸前那可以令她骄傲的存在,磨了磨牙,“姐姐,你还真是隐形的有料。”

李伊将双手伸向那本不应被他触碰的地方,并将脑门抵在了叶心的额头上。

“你的嘴唇,陆柩亲过了吗?如果有,那她做过的事情我也要做;如果没有,那我替她做。毕竟,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记得她了,我也要配合你表演出她的存在啊。”

叶心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

她的灵魂似乎已经不在那里了。

21

晚自习结束了。

叶心在有人经过的时候,便显得怡然自得一般走着;没有人经过的时候,便一步一步拖行着,眼珠重新变回黑洞。

叶心打开了活动室的门。

也许,这个地方还有她存在的痕迹。

叶心的目光落在了上次过来还没有的地毯上。

她掀开地毯——法阵赫然出现在她面前。

她怔怔地看着法阵,眼睛里的光却重新回来了。

她趴在地上闻了闻法阵的味道,摸了摸法阵的纹理。

“是鸡血。”

她关上了活动室的灯,锁上了门。

朝着校门走去。

22

叶心小心翼翼地锁紧了书包的拉链,但包里的两个硬物依然摩擦有声。她不得不重新打开拉链,调整了硬物的位置。

她走到寝室一楼的公厕,洗了洗手上沾着的鸡血。

她打开寝室的房门,发现室友们已经早早地躺在了床上。

她打开阳台门,轻轻抱起笼子里熟睡的猫咪。

“neko,我们去玩吧。”

陆柩将自己想到的所有信息与可能都告诉了叶心。

也包括献祭什么会让自己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她走出寝室楼,抚着neko的毛,平静地微笑着。

“neko,谢谢你。”

“neko,我照着日语里猫的读音给你取这个名字,很随便吧?”

“我明明没时间天天陪着你,但你却还是像高中的时候一样,看到我就会跑过来粘我。你又好看又听话,连我室友都喜欢你,即使我不在她们也会替我照顾你,把你抱在身上顺你的毛,你也把她们当成了新的家人。”

“托你的福,室友和我的关系一直很好。”

“那天你生病了,我刚好在外地替社团领奖,我对床半夜抱着你出去找兽医。后来你半夜对着我挠挠把我挠醒,我才发现原来是室友心脏病突发,又是半夜打120,三个人陪着她去医院。”

“陆柩总是跟我说,我们现在得到的都是偶然,也只能珍惜。”

“我知道,除了她和爸妈以外,我最重要的就是你了。”

“但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所以,再见了。”

23

最近学校里出现了一个神人。他的名字叫李伊。

所有人都崇拜他。尽管一开始,不在李伊身边的时候,人们也会忘记李伊为什么有那么大的魔力,但慢慢地,身边所有人都在喜欢他的时候,即使没有亲眼看到他,人们也愿意相信他是一个充满魅力的男孩。

偶尔有人发现哪里不对,想要去发现一切背后的真相——

那些人真的有吗?

好像没有呢。

李伊走在校园里,满脸春风。

他身边围绕着十几个女孩子,都是他觉得正点的类型。

女生们围着他左拥右抱,生怕他不爽,书包都帮他背。

不过书包只是李伊背着好玩。他只要稍微动动脑筋,就能做到门门满分。

老师们看到李伊就笑着打招呼,仿佛十几个女孩子围着他这样的场景是完全合理的。

李伊有时候笑着回招呼,有时候喊着回,有时候哭着回,有时候跳着回,更多的时候,不回。

他知道,只要是他附近的人类,都不会忤逆他的任何命令。

他甚至可以在马路上大小便,也可以当街将一个人丢进随时携带的便携法阵,也不会有人感到惊讶。

至于摄像头之类的——如果是将人丢进法阵这种事情,自然会有因果律来处理;如果是随地大小便这种事情,他也可以运用自己的另一个能力来处理。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他感觉自己就是太阳。

可惜的是法阵好像不能反复强化自己的能力,只能用来更换能力,丢进去那么多人,结果没什么用,怪可惜的。

他不让人们叫他李伊。

他从喜欢的作品里取来一个称呼。

斯卡雷特。

24

李伊,不,我们的斯卡雷特先生。

他像往常一样走在路上,手不老实地插在周围女生的胸前。

只见到一个在学校里消失许久的,十分熟悉的身影向他走来。

“哟。”

李伊将嘴里的烟吐在地上。

“这不是叶心姐姐吗。”

“您怎么有空回学校了?怎么,上次做的不过瘾,想一口气做到底?”

李伊一把推开周围的女生。

“也挺好,真男人就该干情敌。再走近一点,听话。”

李伊隐约感觉到不对。

“你不听我的话?”

“你不听我的话!怎么可能!”

“你获得了什么力量?!”

始终将双手背在身后的叶心抬起头来,满脸微笑,眼睛张得大大的,空洞死寂。

“你有两种能力,我也是。其一,是对你的精神控制免疫,其二,”

叶心笑了笑,

“你自己猜。”

李伊惊讶地张着嘴,连小舌头都露出来了,“你!你!”

李伊狞笑着瞪大眼睛。

“我就不信你连这个都能吃得下——”

下一秒,

李伊的头从他的脖颈下轻轻滑落。

站在他身后的叶心重重地敲打着手上的两把西瓜刀,刀尖上的血液四处飞溅。

不过那是在她闪入了一旁的公厕之后的事了。

她的背包里鼓鼓囊囊地——还不断地淌着血。

“李伊同学,我的能力,是改变时间运行的能力。我可以改变局部区域时间的运行状态,也就是在保证自己生存与运动的情况下停止你和周围存在的时间。”

“为了打败你,我不断地窥视着你,收集着你的能力数据,在脑海里一遍遍演算着杀死你的方式——我甚至都恨不得给自己加上一个精神永久振奋的能力……”

“最终我得出了这个方案,并且它确实成功了。”

“你该不会在等待着和我的生死决斗吧?”叶心从书包里掏出李伊血淋淋的大脑,并把他扔进了厕所坑,“真正的战斗都是在瞬间解决的。”

叶心按下了冲水键,“这个东西,太脏了,阿柩不喜欢。”

“我应该更早的解决你,这样那些女孩子就不会受到伤害。当然,男孩子也是。大家都一样。”

说完,叶心一言不发。

“你的嘴巴很甜,气质不油不淡,阿柩应该会很喜欢。毕竟,没有人会不喜欢红烧肉,除非甜度和油度不适合当时自己的口味。”

“但现在你已经是块臭肉了,李伊同学。”

“一并冲了吧。”

25

亲爱的爸爸,妈妈:

我是你们的女儿,叶心。

我犯下了无法被世界原谅的罪行,只能告别这个世界了。请相信我,所做一切的初衷,都是对这个世界的热爱。

我有个很漂亮的女朋友,名字叫陆柩。我怕你们不喜欢,所以一直没敢说。但现在,我决定向爸妈公布这一切。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留下照片,所以我根据自己的印象把她画了出来。画了100张。

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爬山,一起在社团,一起趴在教室午睡,一起在操场上你追我打……

她是个很单纯的家伙,没有对我动手动脚。爸妈不用担心。

对不起,爸妈。我知道将一个与自己性别相同的人视为一生挚爱是一件对你们不好的事情,但是我别无选择。因为我已经陷进去了。

原本我会因此苦恼一生。但现在我将走上绞刑架,也无所谓了。

确认到你们看完这封信以后,我会跳进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方。你们会忘记我的存在。但陆柩的画我也发过来了,所以你们至少不会忘记她,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记得她。

人的一生会经历两次死亡,一次是肉体的死亡,一次是社会意义上的死亡。我希望有人能记住陆柩,让她在某些人的心里活着。

再见了。

叶心

26

致发现这封信的人:

你好。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但我希望你知道,这世界上曾经有一个叫陆柩的女孩,她很好,她很可爱。

这是我画的她。

还有一只猫,叫neko,很通人性,很粘人,很单纯。

这是猫猫。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没有她们的照片。

你只要知道,

她们确实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一个陌生人

(全文 完)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