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校园宇宙 默认

黑柩:校园

前言:本作为《一念皆柩》的姊妹篇作品,可以先阅读本篇,也可以先阅读《一念皆柩》。

1

“心心你真的很会扎头发,但是又不能一直让你扎,”陆柩捧着镜子左顾右盼,最后看向邻床的室友,“郑仙,你要不跟叶心换个寝室,让叶心到我寝室来,我就能天天好好扎头发了。”

“别吵吵,我正画眉毛呢,”郑仙稳了稳眉笔,“以前你跟我说过,我骂了你一顿,你忘了?我有这么不招你喜欢吗?”她转了转镜子,“你看看你那样,人家给你扎头发你给人家解辫子,叶心真要搬过来了你还不得天天爬到人家床上睡觉,人家还要不要工作学习了?”

“开玩笑啦,我最喜欢你了,没有下次没有下次,”陆柩双手合十转向叶心,“心心,郑仙说我老欺负你,你如果觉得我有点过分了要跟我说啊。”

“目前为止都在正常范围内,”叶心捧起镜子放在陆柩面前,“看,先扎个鱼尾辫,然后绕一圈,是不是就像那个谁……”

“我知道,亚丝娜嘛,”陆柩接过镜子,“虽然发色和她不一样,但是好看,就是好看,你扎出来的就是好看。”

“是这个发型本来就好看,不过难弄,人家有这个手艺而且还愿意帮你扎,你得额外感谢人家。”郑仙旋开了唇釉,“话说你把人家叫过来本来是要干什么来着?”

“哦对,”陆柩眨了眨眼睛,“心心,社长说求是中学神秘学社的斯卡雷特同学想和我们神秘学部交流交流,还说要去探索都市传说。”

“我还以为只有我们社长能想出这个部,竟然还有高中生建立这个社团,”叶心打开手机屏幕,“刚刚发了通知,时间地点都说清楚了,有什么是我们需要特别交流的吗?”

“社长跟我说这次交流一定要叫上叶暝,还说是那边指定的,看来是熟人。”陆柩若有所思,“不过如果只是去冒险的话他单独联系叶暝的话不就可以了吗?怕不是他社团只有他一个人,就两个人还不够,想从我们这边叫人……”

“只是去探索都市传说而已,没必要搞得跟真的一样吧。不过社长这么说了,可能也是有他的用意,毕竟,”叶心贴近了陆柩的右耳,“叶暝是你的妹妹吧?社长可能发现你和你妹妹感情不好,想给个交流机会也有可能哦。”

“我和叶暝的事情用不着他管,”陆柩鼓了鼓腮帮,“叶暝是我爸和其他人的孩子,她妈妈失踪以后跑过来投靠我爸,再加上又是那个性格,我对她能有什么好感。”

“我觉得叶暝可能是刀子嘴豆腐心,”叶心拍了拍陆柩的肩膀,“总之不想那么多,你不愿意一个人去联系她的话,我就陪你一起去。”

“好耶!”

2

“哇,那个人……打扮好奇怪……”

“我数数要素……奇怪的呼吸面罩,奇怪的大衣,奇怪的蓝头发,奇怪的靴子,奇怪的牛仔裤……”

“牛仔裤不奇怪吧?说不定人家只是在cosplay而已。”

“但就是整体上很怪啊。那个呼吸面罩……那个是不是叫蒸汽朋克?看久了感觉还可以……原来是个女孩子啊?眼睛好好看……”

“别看了,这个距离人家都能听到你说话了,走了走了……”

路过的两个女生的声音被叶暝听的一清二楚,但她并没有看向这边,而是全神贯注地刷着手机。

“审判假面,我们两个去那里人数还不够,我跟你们社长说了让他带两人过来。”

看到这条消息的瞬间,叶暝感觉自己的脸在微微发烫。

“不要叫我网名啊斯卡雷特!叫我名字,”叶暝的拇指快速地打着字,“为什么不直接让我带人呢?”

“刚好想和你们社长见个面,你们社不是有这个部嘛,就顺带着提了一嘴,”此时一个呲牙表情印在了叶暝的瞳孔中,“我假装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让你们社长派人来叫你一起过来,听你们社长说来联系你的人有点微妙呢……期待一起合作吧!”

“你再给我发这个表情我直接拉黑你,”叶暝重重地将拇指打在虚拟键盘上,“我不想配合你那种奇妙的恶趣味,只是看在你和我有着同样的音乐口味的份上才愿意和你聊天的,希望你好自为之嗷。”

“懂了嗷。下次见面希望你能戴个音质更好的耳机,那个牌子的耳机我看着刺眼。去洗澡了,拜拜。”

叶暝快速地按下锁屏键,打开红色APP,戴上耳机,两眼充血地看着天空。

“天空,哭了。”叶暝小声地念叨着,“天空下面的人不够自由,天空在同情我们。”

“是下雨了。”

一把画着幻想文化学社社徽——黄金之心飞船的伞出现在叶暝的头上。

“这么阴的天出门也不带把伞,真像你的风格。”

叶暝把头转向了说话者——果然是那张自己并没有那么喜欢的脸。

“你嘴里的刺平时不会扎到牙龈吗?”叶暝磨着牙拨开了头上的伞,从操场草坪上站起身来,“我不用,我有帽子。”她微微充血的双眼瞪向了说话者,“陆柩,是叶心叫我来我才过来的,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我也是社团积极分子,社长想到我不是很正常。更何况,”陆柩后退一步挽住了叶心的手,“你觉得我为什么不能来?”

“好了好了,你们俩都别闹小孩子脾气了,”叶心把手中的伞把递向叶暝,“这把伞借你,雨下大了,回去洗衣服一时半会晒不干,你先拿着。”

“谢谢。”叶暝双手接过伞把,微微低头,像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孩一样。

“话说叶暝,”陆柩突然笑了笑,“你为什么总是喜欢戴那个呼吸面罩啊?像个二愣子一样……”

“陆柩。”叶心的眼光转向陆柩,眼神严肃。

“我知道这么说不好听,”陆柩却像是没有注意到一样,“除了高三你来我家的时候我见过你的脸,从上大学以来你就没回过家,过年都没回过,一直窝在你那个旧屋子里吗?你有没有想过,我爸从高三开始一直资助你学费生活费,你多少应该去看看他给他道个谢,现在你看到我不托我向我爸问好,甚至连脸都不给我看,你是什么意思?”

“我……我有别的原因,暂时不能回来……”叶暝眼神躲闪,“我没有不感谢爸的意思……我从我妈那里知道,爸这些年是有打钱给我们的,但他当年没有选择妈妈,所以不敢来见我们……我知道爸是个好人,我会抽空回去的,我……咳……”

叶暝慢慢蹲了下去,捂着胸口咳嗽起来。

“叶暝?”叶心急忙走了上去,扶住了叶暝的伞,轻轻拍着叶暝的背,“你还好吗?”

“可能是气血攻心了,”陆柩将伞举在叶心头上,“蹲会应该就好了。”她走过去尝试解开叶暝面罩后面的带子,“明明在咳嗽还带着这个,你怎么想的,又不能真的隔离病毒啥的……”

看到叶暝下半脸的那一刻,陆柩怔住了。

“叶暝,”陆柩拨开了叶暝挡住面部的头发,“这是什么时候弄的?”

叶心也将视线移到了叶暝的脸上。一道从下巴直接划到耳根的疤痕,赫然出现在了叶暝的脸上。

“不用你管,咳,”叶暝尝试将面罩重新戴回脸上,但陆柩握住了叶暝的手腕。

“叶暝,不用戴这个,我不觉得你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陆柩蹲下来握住了叶暝的双手。

“真的对不起。我真想撕烂我的嘴,真的。”

陆柩的眼皮低垂,眼里满是哀伤。

叶暝只是咳嗽的更厉害了。

陆柩抬头看向叶心,“叶心,得辛苦你举一下伞了,”陆柩转过身来,半蹲着,“叶暝,上来,我送你去医务室。”

“咳,应该过会就……”

“上来。”陆柩声音坚定,“你嫌弃我这个坏姐姐的身体吗?”

“没有。”叶暝把手搭在了陆柩的胸前。

陆柩闭着眼睛站起身来。

“走吧。”

3

“医生怎么说?”

叶心看着满脸不安的陆柩,叹了口气。

“哮喘。要花两个小时左右检查一下。”叶心坐在陆柩的身旁,“和遗传可能有关系,我觉得可能是她那个面罩有点不干净。以后换成口罩吧。”

“我爸可以出点钱带她治疤痕的,这个程度应该还可以复原……”陆柩按了按两边的太阳穴,“我如果知道是这个原因,我真的不会说那些话。”

“我知道你本意不是那样的,”叶心握住了陆柩的手,“你当时也是着急上头了,我也阻止不了。”叶心打开手机屏幕,“叶暝跟我说她寒假的时候一直在打工所以才没回来,还给我发了照片。”

“她很喜欢找你聊吗?”陆柩有些疑惑,“刚刚看她好像也比较亲近你的样子。”

“她喜欢找我倾诉烦恼,因为我会好好回她,毕竟她靠不了你,总得找个倾诉对象。不过难怪她不找我见面,”叶心深深吸了口气,“寒假的时候她就开始戴口罩了,看来是更早之前弄的。”

“我的问题。”陆柩一拳打在自己额头上,“那次吵架以后我应该找她道歉的。”

“那次也是她让你太难堪了,不是你的错,那个时候她还没这个疤痕,我劝过你去道歉,你梗在心里没去,但总之那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照顾好她就好。”叶心站起身来,“你回去上晚自习吧,我跟导员请假,在这等她出来。”

“我来吧。你回去上晚自习,”陆柩拉住叶心的手,“我不想办法补偿点什么给她,会睡不好觉的。”

“那就向她道个歉吧。”叶心抱着陆柩的头,“以后对她好点。”

“嗯。”

陆柩的声音带着哭腔。

“我都没脸做她的家人。”

叶心只是默默从口袋里掏出纸巾。

4

“剧情怎么还没推到主线,只能快速跳过对话了。”

莫汐站起身来,嘴角微微低垂。

“这游戏节奏太慢了,前三节都在讲些有的没的,我还以为是文字冒险游戏,现在感觉是什么家庭伦理片。”

躺在莫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莫汐放下掌机,按下了通话键。

“喂社长,我们学院要考试周了,我也要复习的,没有正事要干吧?”

“我也不想打扰你,但这个事情很重要啊,我突然有急事没办法,”电话的那头是清脆的男声,“求是中学的神秘学社想找我们交流神秘学,可能还会求我们帮忙去探索都市传说什么的——不论怎么说也是个扩大影响力的机会,说不定能在他们学校培养几个考进我们学校的社团潜在人才……我也是一说,但总之这个事情也不是什么花时间的事,就交给你啦!”

“好吧,”莫汐进行了一轮深呼吸,“这周请我吃饭。”

“没问题。”男声语调轻快,“人家也是小男生,比起我这种一般男生,肯定是看到你这样好看的女孩子心情会更好啦……”

“即使你这么说,客还是要请哦,”莫汐转着头发,“不过我看管理群的通知,不是已经叫了几个可爱的后辈一同前往了嘛,你的话没有说到点上哦。”

“哈哈,被你发现了。总之辛苦你了,考试加油。”

“行。”

莫汐挂断电话,继续按着掌机。

“啊,终于到主线了,等的我好急。”

5

叶暝吸着药,走向医务室的门,心里想起了前几天的事。

“摇滚音乐节?!”

叶暝一脸兴奋地看着音娱屋门外的海报,重新走进店里,“老板,周背山那边的佳邻广场要举办摇滚音乐节?”

“没错,怎么,”老板摸了摸自己刺剌的半边头皮,“你也听摇滚?”

“听,”叶暝微弯的眼角掩饰不住口罩下的兴奋,但旋即化为失落,“但不是很专业。”

“金属?核?还是金属核?还是什么别的,只有是摇滚就算是二次元相关的也算啊,专业什么的不重要。”

“比较喜欢吼的很爽的那种,”叶暝眨了眨眼,“最近喜欢的是《寄生兽》的片头曲,那个乐队是后硬核吧,我查了下哈哈。”

“拉斯维加斯啊,还行。”老板若有所思,从桌子底下掏出张小票,“我送你张票吧,你可以去前排听他们吼,票不贵,图个缘分。”

“谢谢老板!”叶暝双手接过,眼角堆笑,“我以后肯定常来!”

“你不是说这边宅男太多了只想安静的时候来嘛,”老板歪了歪头,“我这段时间总见你戴着口罩,那次甚至还戴了个蛮好看的面罩,什么情况?”

“啊,我最近有点花粉过敏,老板别介意,”叶暝跳着走出了门,“老板再见!”

“拜。”老板挥了挥手,“佳邻广场啊……办摇滚音乐节,那确实是周围的好邻居……”

叶暝将门票揣进口袋里,脚下生风一般地回到了租房。

“这个面罩能派上用场了。”

叶暝清了清面罩的灰,跳上床睡了一觉。

从飘飘欲仙的状态里清醒已经是三天后的音乐节上了。

“都是没听过的歌啊……不过气氛不错啊!”

人们在跃动,叶暝也跟着跃动。

直到一只手拍了拍叶暝的肩膀。

“同学,你踩到我脚了。”

叶暝快速转身,摸了摸后颈,“不好意思啊哈哈,有点太激动了。”

叶暝上下打量了下,对方看起来是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虽然来的是摇滚音乐节,却也只是穿着文化衫搭牛仔裤,面容清秀,准确来说是“正太脸”。

“同学,”男孩走近了过来,“结束以后有兴趣一起去夜宵吗?”

叶暝本来想拒绝他的,奈何他的外貌实在是太人畜无害了。

“可以哦。”

6

从音乐节回过神来,叶暝就已经坐在烧烤摊了。

叶暝取下面罩,拿起一串牛肉笑了笑。

“有什么开心的事吗?”男孩也笑了笑。

“没,就是觉得你第一次约女生吃饭竟然会选烧烤摊。”

“这个点了奶茶店都关门了,不然我要约你去对面吗?”男孩耸了耸肩膀。

“对面……?”

叶暝往对面望去,只见一个斗大的霓虹灯,上面写着“唯爱情侣酒店”。

“这玩笑有点没品了啊。”叶暝故作严肃。

“啊,我以为来摇滚音乐节的女生会比较,真实一点的,所以说话比较真实,”男孩故作内疚,“对不起啦。”

“我假装生气,没事,”叶暝将第三串牛肉签子扔进盘子里,“不是说搞说唱的才讲究真实嘛,摇滚难道也讲究这个?我不是很懂。”

“不讲究真实,那就得讲究虚假咯。你喜欢听假声?”

“不喜欢,”叶暝将六串签子倒进垃圾桶,“这和假声没关系吧?”

“有关系!”男孩也倒了一盘签子,“唱不上去就要用假声,不虚假吗?我就喜欢刚刚台上的他们,唱不上去就吼,多实在。”

“我保留意见。而且他们也不是唱不上去才吼吧?只是喜欢吼而已。”

“看起来是喜欢吼,其实如果没有一定要吼的理由,谁天生就喜欢吼呢?”

男孩看着叶暝的眼睛,却像是在看很远的地方。

叶暝看着男孩的眼睛,却只是看到两潭深不见底的水。而水里的东西,她开始越发感兴趣了。

“嗨,别搞得这么伤感嘛。”叶暝开了桌上可乐的瓶盖,“吼也可以表达喜悦,或者只是吼着好玩,有很多种吼法的。”

“那这个呢?”男孩开了瓶啤酒,一口喝下去半瓶,脸朝着天空,“嗷——”

“停停,你刚刚都指给我看了对面有个酒店,他们要睡觉的,”叶暝笑了笑,“你这个我觉得是野兽的冲动,狼嚎。”

“确实,刚刚的吼就只是想吼,好玩,你说的是对的。”男孩的目光斜向酒店,“那里面的人要睡觉?怕不是叫的比我还大声——”

“你荤段子说上瘾了是吧?”叶暝叹了口气,“我包里有头孢,这就给你来一颗——”

“别别,女侠饶命。”男孩伸手抱头。

“年轻人少喝点酒,”叶暝把酒瓶拿到自己这边桌上,“我叫叶暝,你叫什么名字?”

“斯卡……雷特。”

“真的吗?我不信。”叶暝作势往后仰了仰。

“这是我网名。”摇头醒了醒酒的男孩抬头笑了笑,“我才不会把真名告诉不认识的人呢。”

“那我亏死了。”叶暝清了清嗓子,“我这也不是真名!”

“懂了,是叶暝。”

“谐音梗扣钱。”叶暝看着斯卡雷特的眼睛,“我今年大一,你呢?这个总能说吧?”

“我今年……高三。”斯卡雷特的眼睛里带着醉意,“求是中学。”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加个好友。”

“叫我姐姐就加。”叶暝走到斯卡雷特面前笑了笑。

“那……姐姐?”斯卡雷特语气里带着七分疑惑与三分不屑。

“再甜一点,再甜一点。”

“姐姐。”斯卡雷特的语调平静如水。

“这是我二维码,你扫。”

“扫了。”斯卡雷特微微晃了晃脑袋,定神看着屏幕,“你不就也刚刚18岁嘛,生日还比我晚,叫哥哥。”

“好吧,哥哥。”叶暝假装不情愿,“你是不是把自己年龄设大了呀?感觉你看上去好小……”

“你看上去好可爱。”

斯卡雷特专注地看着叶暝的脸。

叶暝的脸顿时染上了红晕。

“你以为你很有情调吗?”叶暝摸了摸自己的脸……

叶暝沉默了一会。

“可能刚刚背光你看不清楚,”叶暝把手机举了起来,“这个伤疤可爱吗?”

斯卡雷特带着醉意的眼神抹上了一层忧愁。

“伤疤是故事的象征,故事让你在可爱之上还增添了动人的美,”斯卡雷特与叶暝的脸贴的更近了,“但没人会希望伤疤长驻。而我可以抚平你的伤疤,相信我。”

“你用什么抚平呢?”

“用钱。”

不知何时,斯卡雷特的手中出现了一枚钻戒,而叶暝注意到的时候,这枚钻戒已经出现了自己右手的食指上。

“你不必了解我,只需要知道,我会引导你走向幸福的世界。”

斯卡雷特看了看手机,“幻想文化学社神秘学部招新……你的空间博客是这么写的。我正好也搞了个神秘学社,有空我们一起去研究点神秘的东西。”

叶暝看着斯卡雷特深不见底的眼睛。

“要走了吗?”

“我想是的。”

斯卡雷特握住叶暝的手。

“这枚钻戒还是得还我,给你留个念想。再会吧。”

斯卡雷特在叶暝的视界里逐渐走远,直到消失在长夜的影子里。

7

叶暝推开了医务室的门。

“叶暝?”

面前的人眼睛红红的,似乎是刚哭过。

“你一直在外面等我吗?”

叶暝有些惊讶。

“应该的。”陆柩退到一边,与叶暝同行着,“刚刚送你过来的时候身上有淋到吗?我这里还带了件衣服,如果淋到了的话你可以换上……”

“不用了。”叶暝语气平静,“你不必向我献殷勤,之前那件事是我错了,我应该向你道歉,但你今天的话伤到我了。”

“我不是向你献殷勤,”陆柩再次走到叶暝的跟前,“我其实心里一直很在意你,但又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主动联系我,躲着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都不愿意见我爸一面,早知道是这样,我肯定会来找你,肯定不会说那些话的,以后我会主动了解你,我会努力,直到你觉得我有资格做你真正的家人。真的,”

陆柩直起身向叶暝鞠了个躬。

“一直以来,真的很对不起。”

叶暝沉默着。

手却伸向了陆柩的手,将她扶了起来,而后紧紧抱住了陆柩。

“姐姐,我也……”

“我明白。”陆柩也轻轻抱住了叶暝,“我会告诉爸爸,让他付你去疤痕手术的费用,有空我们就去手术吧。咳嗽我们也会帮你治好的。”

陆柩扶着叶暝的肩膀抬起了头,看着叶暝的眼睛,没有流完的眼泪又掉下一颗。

“还有,你现在是一边在兼职一边在租房?和室友处不来吗?”

“不是,只是……”叶暝摸了摸伤疤。

“我明白了。”陆柩伸手抚摸着叶暝的伤疤,眼睛又红了起来,“不用去兼职了,好好把挂掉的科目补起来,我、叶心,还有你,我们三个去合租一间更好的房子可以吗?”

“好。”

叶暝再次抱住陆柩,把脸埋在她的肩膀上。

陆柩的背后,传来清脆的挎包掉落声。

“叶心?你怎么也来了?”

面对叶暝的疑问,叶心从惊愕中反应过来,捡起地上的挎包,脸上带着微笑,“我把钱带来了。陆柩连手机都没带出门,我过来给你结账。”

“没事,我自己能结……”

“我不准。”陆柩看着叶暝,“你这次咳嗽是我引发的,我要承担责任。”又转身看着叶心,“叶心,这次的钱我回寝室拿到手机就还你,谢谢你赶过来,辛苦你了。”

“我们之间不用讲这个,”叶心走了过来,“我去结账,陆柩你送叶暝去她想去的地方,我回头也赶过来。”

“好,那就麻烦你了,”陆柩试探地看着叶暝,“那我们走吧?”

“没事,我想一个人回屋子休息会,我不想打扰你们两个,明天不就一起去见那个人了嘛,到时候再见吧。”

“不会打扰的……”叶心从医务室门口又走了回来。

“会的。”叶暝看着叶心,抿着嘴唇,脸上满是不甘,“你们俩不只是朋友吧?我知道哦。”

“叶暝……”陆柩看着头微微低下的叶暝,“我们是应该跟你说的,只是我们觉得那个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所以……”

“明天见吧。”叶暝扶了扶墙,抬起头来,向陆柩和叶心都笑了笑,然后转身跑了出去。

“叶暝!”陆柩想追上去,却被叶心牵住了。

“不用追了。她原谅你了……但因为别的原因,她现在不大想见我们。”

“难道她喜欢……”

“对。”叶心叹了口气,“刚刚我见你们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喜欢你呢。没想到啊。”

“那……我们该怎么办?”

“没怎么办。”叶心抚着陆柩的头发,“她是我们两个人最可爱的妹妹,这样就好了。”

“我好久都没理她……再加上我们两个又……她真的不会介意吗?”

“说的好像你真的好久都没理她一样,”叶心笑了笑,“去她空间博客底下留言的是你吧?过年那会祝她新年快乐被拉黑的是你吧?开学从我手机上发短信问她生活费够不够的是……”

“好啦,别扒我黑历史啦,”陆柩笑了笑,“我会弹你哦。”

8

“不是,哪有这么安排的,说好的主线呢?都七个小节了,中间甚至还有个回忆就离谱。”

莫汐发现自己的余光里出现了她正在等待的对象,于是将掌机收进书包,站起身来向对方挥手,“陆柩!叶心!叶暝!中午好呀!好久不见!”

“莫汐学姐好久不见!”

“莫汐学姐好。”

“学姐好久不见。”

“大家好久不见。”莫汐走到叶暝面前笑了笑,“叶暝怎么大白天戴着口罩啊?感冒了吗?”

“她花粉过敏,”叶心满脸微笑,“学姐,那个求是中学的学弟……到了吗?”

“喂!那个谁!斯卡雷特同学!”莫汐朝树林深处挥着手,“别玩游戏了,你熟人到啦!”

“哦!我马上过来!大家好!”

斯卡雷特收起手机,背着书包笑容洋溢地走到了阳光下,朝四人挥着手,宛如青春期的快乐男孩。

其他三人也微笑着小幅度地挥了挥手。

“心心,”陆柩的声音压的很低,“你有没有一种既视感?我总感觉在哪看见过他……”

“有一点,”叶心的声音也很低,“但应该不可能。说不定是在平行世界吧。”

“我前几天在摇滚音乐节上认识了他,还跟他去吃了烧烤。”叶暝的声音有些羞怯。

“唉?”

陆柩转头微妙地看着叶暝,叶心的目光也跟了过去。

“你俩挺有缘的。”

“可能吧。”叶暝眼角下扬。

“斯卡雷特!”莫汐走到斯卡雷特跟前,拍了拍他肩膀,“看来她们三位都对你的印象很不错,在讨论你呢!”

叶暝假装把视线移到别处。陆柩和叶心也跟着照做了。

“那我们来开会吧。”斯卡雷特用起来严肃的语调,“我们两个社团的情况,刚刚已经和莫汐学姐交流过了,接下来我就和大家讲一讲我们等会要去探索的神秘都市传说吧。社长跟三位学姐都讲过这次会来探索都市传说了吧?”

“讲过了。”陆柩指了指前面的森林,“再说了,会议地点在这个地方,肯定不是只来开会的吧?”

“学姐很聪明。”斯卡雷特笑了笑,“前面的区域,里面有不错的秘密哦。”

“不会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吧?”陆柩歪了歪头,“不过那样社长就不会派四个弱女子来见你了……”

“我可不是弱女子!”莫汐摆了个秀肱二头肌的姿势,“我可是,很强的!”

“学姐是网球部的,这个我们知道,”陆柩拍了拍背包,“虽然我们几个都比较弱,但我们家是搞化工的,带了点好东西过来;叶心平时有在练射箭,背包里也有好东西;叶暝别的没啥,但她听觉、视觉比一般人好,跑的也比一般人快。所以我们不会拖后腿的。”

“我还会散打。”叶暝严肃地吱了声。

“我悄悄问一下,你们背包里的东西确定不违法吗?”斯卡雷特看起来有点慌张。

“没事啦,都是法律范围内允许的。叶心背包里的是个弹弓,我背包里的东西也还好,糖和食盐总不是违法的吧?其他的就不讲了,”陆柩叹了口气,“你又没说具体去哪探索,要探索啥,我们只能做好万全准备咯。”

“哈哈,是我的锅。”斯卡雷特伸手,五指指向树林,“我们出发吧。”

9

五人走在树林里的旱道上,突然都没话说了。

“斯卡雷特,”叶暝打破了短暂的沉默,“我想你应该说一下,我们要去探索什么。目前好像只有社长知道。”

“啊哈哈……”斯卡雷特挠了挠头,“讲这个之前,我想问下大家,你们知道《克苏鲁的呼唤》这种桌游吗?”

“跑团对吧,”陆柩语调平静,“我们社有跑团部,我经常玩,有时候还当主持人。”

“准确的讲是coc跑团,dnd之类的不算。”叶暝把目光移了过来,“主持人叫守密人,keeper,我觉得还蛮有那个意思的。以前跟陆柩跑团的时候总觉得你是告密人……”

“那不是照顾你们这些新手嘛!”陆柩朝叶暝眼神示意,“不然你们开局就去古神或者眷属那里送人头了不就没有游戏体验了。”

“跑团还是好好守密比较好哦,”叶心朝陆柩眨了眨眼,“不过陆柩的守密人做的确实越来越好了。”

“我来过一次陆柩学妹的团,”莫汐歪了歪头,“最后那个奖励,超丰厚。”

“看来大家都很熟练呢,”斯卡雷特一脸开心,“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像个调查员团队。陆柩擅长化学,叶心擅长射击,莫汐力量点的很高,叶暝敏捷点的很高,同时擅长聆听、侦查、格斗和……魅惑?”

“最后一个是什么鬼啊,”叶暝瞪了斯卡雷特一眼,“那这么说的话,你就是在大部分coc跑团模组里都会出现的委托人?比如说沮丧的未亡人、莽撞的码头工人、担心儿子的老奶奶之类的……”

“我是聪明的委托人兼调查员哦,”斯卡雷特拍了拍胸口,“我擅长的东西你们绝对想不到。”

“擅长的东西……到底会是什么擅长呢……就你这个小身板……”叶暝上下打量着斯卡雷特。

“……喂,你想到什么了……”斯卡雷特有点脸红。

“能想到什么啊……”叶暝有点疑惑。

“啊!”

两个人同时把视线移到了相反的方向。

“你们两个,”陆柩噗嗤一声,“蛮好玩的。”

“确实。”叶心的声音也很微妙。

“不闹了,”莫汐看着斯卡雷特,“斯卡雷特,你要探索的到底是什么啊?”

“我们接下来要去一个山洞……”斯卡雷特神秘地微笑着,“山洞里有一把椅子,据说坐在上面的话,椅子上就会出现一团雾,然后坐在上面的人就会被雾吸进去,再也不知道他去往哪里了。”

“不会吧?不能用手机联系吗?”莫汐一脸疑惑。

“不能。被吸进去的人,就彻底联系不到了。”斯卡雷特脸上挂着些许的哀伤,而后又恢复微笑,“当然,这只是我在论坛上的帖子里看到的,这种事情其实是不可能存在的吧?但我看到那照片里的椅子不像是p的,而且那个房间里的古代文字我很感兴趣,所以想请大家来找找那个地方。”

“我想看看帖子。”叶暝举了举手。

“确实……这应该不是p的。这个后面……还有视频。这个雾不知道,但是这个房间应该是真的。”叶暝看着斯卡雷特的手机屏幕若有所思。

“还有视频?”斯卡雷特有点吃惊,也看了看手机,“是真的,看来是帖子的主人后面补充的。”

“大家看这里。”叶暝指了指屏幕,“这人在路上踏出了脚印,而且是雨天,脚印很明显。我们可以找找附近的脚印,应该就能找到山洞的入口。”

“确实,我正愁山洞怎么找来着,”斯卡雷特转头看着叶暝,“看来叶暝的灵感也点的很高。”

“运气啦,运气。”叶暝有些不好意思。

10

“大家快看!找到了找到了!”

其他人顺着叶暝的手指方向望去,看到了一长排的脚印。

“那……我们试着跟过去?”

“我觉得行。”莫汐应和了斯卡雷特的提问,走到了脚印所在的小道上。

“前面的灌木多起来了,我这里有手套,大家戴一下。”陆柩掏着背包,“我看大家都带了外套,这样应该就能把全身尽量裹住了,避免接触昆虫。”

“陆柩学妹挺有经验的,点赞。”莫汐朝陆柩竖了个大拇指。

“我也该拿出弹弓了。”叶心掏了掏背包,“不过我们这边的森林一般不会有野兽什么的……”

“大家快蹲下!蹲在前面那个灌木后面!”

听到叶暝这么一喊,其他四人立刻照做。

“叶暝你看到什么了?”斯卡雷特按了按头皮。

“一个模糊不清的东西。”叶暝陷入思索,而后看向斯卡雷特,“该不会是你说的那个雾吧?”

“有可能。”斯卡雷特压低了声音,“作为这里唯一的男生,我申请抬头看看,大家随时准备开溜。”

四人默默点头。

灌木丛里探出一双充满好奇的眼睛。

“是雾……我感觉是那个……”

“它发现我们了吗?”莫汐压低了声音。

“大概没有。”斯卡雷特摇了摇头,“它往反方向去了。”

“那我们小心一点站起来?”陆柩声音里充满试探。

“好。”斯卡雷特看了看四人,“我移到那个灌木丛,然后站起来,没有问题的话大家再……”

“不,你刚刚已经冒险过了。”莫汐伸出手摇了摇,“这次我来。”

“要不还是我……”陆柩有点慌张。

说时迟那时快,莫汐已经一个小跳到了另一个灌木丛后面,然后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把身体伸出灌木丛……

“可以。没问题。”

雾在莫汐的视线里渐渐远离了这里,她也完全地站了起来,并压低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但她的目光里显现出的四人,却显得无比惊骇。

下一秒,莫汐失去了意识。

11

“……雾走了吗?”

“别闭眼睛了,”叶暝拍了拍斯卡雷特的肩膀,“雾在吞掉莫汐学姐的那一刻就走了。”

“斯卡雷特,”叶心的声音无比低沉,“帖子里说的是,被雾吞走的人会消失,而不是死掉,对吗?”

“对。”斯卡雷特看了看手机,“是这么说的。或许我们也只能继续前进,才能找到她。”

“虽然我也有这种感觉……”陆柩双手紧握。

“我也是……”叶心皱了皱眉头。

“但是……为什么……?”

叶暝疑惑地看着斯卡雷特。

“斯卡雷特,我很清楚莫汐学姐在我们的面前就这么消失了。但是,”叶暝歪了歪头,“我却没有这种实感。就好像我们只要前进,她最终就会回来一样。我的直觉告诉我,她没事。这是为什么?”

“你问我,我问谁啊,”斯卡雷特按了按脑袋,“我也有这种感觉,不知道了……”

“对了,”叶心看着陆柩,“我们要不要试试找回去的路?我总有种预感……”

“什么预感?”陆柩若有所思。

“就是那个。跑团的时候,有种地方叫做幻梦境。”叶心努力地思考着,“在梦境里,一切都不是那么规整……怎么说呢……”

“我明白叶心的意思。”叶暝点了点头,“我们可以去试试找回去的路。”

“确实,”斯卡雷特看着陆柩,“你怎么看?”

“我……”陆柩按着太阳穴,“我的理智告诉我可以找回去的路,但我真的很想先去把那个山洞找到再说,那里应该会有线索。”

“这么一说……我也……”

“我也有这种感觉……”

“那我们去山洞?”斯卡雷特试探地问了问。

“好吧。”陆柩站起身来,“我们必须把学姐带回来。”

12

“这山洞真的好潮湿啊……”叶心用手套摸了摸洞壁,“长了不少霉。”

“我们等会烤个火吧,等会怕得风湿。”陆柩举着手电筒走在前面。

“确实,”叶暝警戒地看着四周,“那之后做个火把,如果山洞里有奇怪的东西,火把比起手电筒有额外的优势。”

“coc跑团里面有个武器是燃烧的火把……”斯卡雷特若有所思,“威力还不错。”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想着跑团,”叶暝微妙地看了看斯卡雷特,“你心理素质真不错。”

“感觉不是表扬的话,”斯卡雷特笑了笑,“没办法,既视感太强了。”

“大家都加强警戒,”陆柩的语调严肃,“尤其注意脚下,不要打滑或踩空。”

“知道了,”斯卡雷特看了看脚下,又抬起了头,突然惊叫,“那个!那个是!”

“什么?”叶暝朝前面望去,“那个——”

“……是那个房间没错了。”叶心停住了,“大家要进去吗?”

“直觉告诉我要进去。”陆柩闭眼冥思。

“我也是。”叶暝看着叶心,“要不我先进去。”

“还是我来吧——”

没等斯卡雷特说完,四人脚下的土地突然出现了坡度,越来越滑。

“叶暝!”

“抓住我!”

“斯卡雷特,抓住我!”

“我抓住泥巴了!”

“别抓那个!抓我!”

“好!”

13

“大家都没有受伤吧?”

“没有,”叶心站起身来,“这房间的地板也是湿泥土,很软。”

“我们算是一路滑到这里来的?”叶暝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对,”陆柩叹了口气,“被山洞直接送到终点了,离谱。”

“大家来看看这上面写的字吧。”

“这个是……”陆柩满脸疑惑。

“我总感觉这些字在动。”叶暝伸手摸了摸,“啊!真的在动!”

“我有个办法。”叶心掏出相机,“我们给它来个连拍。”

“好主意。”

“看看照片。”陆柩围了上来。

“意外的很清晰。”叶暝目不转睛地看着叶心的手机。

“但是运动的太快了,”叶心有些忧虑,“得一张一张翻才可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如果最后一张都看不懂怎么办?”

“总感觉……总感觉有一张是我们能看懂的。”陆柩挠了挠头。

“总之先找吧。”叶心开始划起屏幕。

“确实,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叶暝依然盯着叶心的屏幕。

“这房间里……感觉好安静啊。”

“还好吧。”叶暝仔细地聆听着,“确实挺隔音的。没有其他东西的声音。很奇怪。”

“我都能听到我的心跳声了。”陆柩若有所思。

“还真是。”叶心笑了笑,“比平时贴在你胸口听的时候还响。”

“这个时候怎么还说这种话,怪不好的。”陆柩抿了抿嘴。

“你们俩还真是,”叶暝看着天花板,“也不考虑到我在这里。”

“现在考虑了,”陆柩严肃了起来,“这个房间感觉还是不能久留。”

“我总感觉该说点什么,说点什么呢……”

“叶心。”叶暝看着叶心的眼睛,“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难道是……”叶心眼神有些微妙。

“叶心。我,”叶暝握住了叶心的手,“我喜欢你。”

“叶暝……”叶心眼神躲闪,但最后还是聚到了叶暝的眼里,“我其实很早就知道你的心意了,但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的心意,毕竟你也知道……”

“我也很珍惜你,叶暝,”陆柩看着叶暝,“但我不能把叶心让给你。”

“我知道,我知道啊……”

叶暝抹了抹眼睛。

“但我总觉得,无论如何,我还是得说出来。”

“是啊。”陆柩掏出纸巾,轻轻擦拭着叶暝的脸,“说出来的话,据说就能得到幸福了哦。”

“是……是吗?”叶暝眼中含着泪光,将信将疑。

“不说出来的话,也只是会徒增遗憾吧。”陆柩轻轻抱住了叶暝,“总之,现在你就是我们俩的妹妹,至于以后,我们边走边看,总能找到幸福的。”

“嗯。相信我们。”叶心的声音很温柔。

“你看,至少你现在,对斯卡雷特就有些好感吧?”陆柩凝视着叶暝的眼睛,眼神中仿佛有着微光,“以后还会有很多种可能的。我们先向前看吧。”

“确实。”叶暝抹了把眼睛,笑了笑,“斯卡雷特!”

“斯卡雷特!”

“斯卡雷特——呢?”

14

“我们尽快把照片里的文字看懂吧,”叶暝快速地划动着屏幕,“这样或许就能救出斯卡雷特了。”

“但是……”

“你在哭哦?”

叶心抚着叶暝的脸。

“不要勉强自己。我来找吧。”

“还是我来找吧。”叶暝擦了擦脸,“我眼睛最好,我找的快。”

“叶心。”陆柩的声音很低沉。

“怎么了?”叶心看向陆柩。

“你有没有觉得,”陆柩歪了歪头,“我们是在做梦?”

“对,”叶心思索着,“我一开始就提出了,这里可能是梦境,我们要……”

“不是你说的这种梦,是要更加正常的那种梦,就是那种,醒来就什么都没事了的那种梦。”

陆柩的眼神有些飘忽。

“我也觉得。”叶心捂了捂头,“我感觉我听到有人叫我了。”

“我也听到了——好像是莫汐学姐的声音。”

“不对!我没有听到!我觉得不对!”

叶暝摇了摇陆柩,又摇了摇叶心。

“陆柩!叶心!不要被幻听迷惑了!那应该是幻听!”

15

叶暝眨了下眼,

陆柩和叶心便凭空消失了,

连手机都没留下。

16

叶暝失神地看着天花板。

“我刚刚明白文字的意思了!我现在就救大家出来!”

“那些字其实在不断地演变成各种各样的语言,但我想它们都只表达一个意思!我看到了英文和中文的版本!答案是——”

叶暝一字一句地念着,

“在永恒的宅邸拉莱耶,长眠的克苏鲁候汝入梦。”

17

“叶暝。”

18

叶暝望向房间正中央的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

“恭喜你,通关了。”

“嘛,不过你是我选定的人,通关是必然的事。”

叶暝怔怔地看着椅子上的人,又指了指墙上的字。

“这些字是……”

“我写的。”

椅子上的人笑了笑,

“你们要找的都市传说,要找的神秘,就是我。”

那名为斯卡雷特的躯壳笑着。

“我就是神秘。”

19

“你是?”

叶暝满脸惊骇。

“你们对克苏鲁神话的原本研究不够深啊。”椅子上的人站了起来,指了指远方——虽然在封闭的房间里并没有什么远方,

“那个雾,是我的化身啊。”

“斯卡雷特”向蹲在地上的叶暝走了过来。

“你好,重新自我介绍一下,”他的微笑无比绅士,

“我是三柱原神之一,外神的信使,奈亚拉托提普。”

叶暝依然满脸惊骇,但稍许冷静了一些。

“斯卡雷特……你不会是被这个房间吞噬过一遍以后失去理智了吧?醒一醒啊……”

叶暝试图抓住“斯卡雷特”的肩膀,却仿佛像碰到了什么脏物一般,立刻放开双手,失声尖叫。

“这种触感怎么样?”他优雅地笑着,“是你最害怕的,老鼠皮哦。”

他走回了椅子重新坐下,手中出现了一杯红酒。他端起高脚杯,将红酒一饮而尽,高高地翘起了腿,眼睛却只是看着远处。

“这个游戏还不错,”他重新看向叶暝,依旧是那副绅士的微笑,“像我这样的存在,总得让自己融入不同的世界,寻找不同的乐子。”

“这副躯体,”他摸了摸自己的喉结,“这副躯体的任务结束了。我便将灵魂归还给他,让他重新去体验新的生活吧。”

“斯卡雷特,”叶暝已经冷静许多,眼中透着怀疑,“如果你真是奈亚,为什么会这么介绍自己?那些不可描述的神明,会向我们这些人类这样介绍自己吗?”

“我是奈亚拉托提普,”他站起身来,“诸神中没有神比我更了解人类。”他轻轻抚摸着叶暝的秀发,“你们可以记录神的存在,我们难道就不能按照人类的记录来行动吗?”

他抚着叶暝的颈部,“我保持着现在的形态,只是为了防止破坏你的精神。毕竟,”他笑了笑,“我只是想让你做我在这个时空的朋友,而不是把你弄疯。”

“朋友?”

叶暝苦笑着。

“神还需要朋友吗?”

“不需要。”他也笑了笑,“我也只是觉得好玩。”他在房间里踱着步,“无限时空之中,我也只是在这个时空里制造了这样的事件而已。”

“那么,”他靠近叶暝,笑着,“你觉得好玩吗?”

20

“……我的朋友们怎么样?”

“你的朋友,你的朋友,”他依旧是踱着步,“你的朋友们会回去过自己的正常生活,至于未来怎么样,我管不着。”

他将椅子移到一边,椅子便消失在了泥沼之中。

他在地上用手指画着奇怪的法阵,那法阵便呈现出深红。

“这是原初之法。”他满意地微笑着,“这个世界特供。”

“原初……之法?”叶暝从嘴里挤出来这几个字。

“正是。”他快速的在房间里踱起来,“将活物献给法阵,法阵便能赐予人类他所需要的力量;将所爱之人、所爱之生命献给法阵,法阵便可赐予他更强的力量。”

“再加上几个微妙的规则……那可真是太美了。”他的脸上满是幸福,“我想发现它的人一定会玩的很开心的。他也会让这个世界分享他的开心。”

他看了看叶暝。

“现在你和原初之法连接上了。”他微笑着,“如果有人破坏这个法阵,那么你的存在将会重回这世界。”

“重回……也就是说……”

叶暝看了看自己的手。

“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吗?”

“是的。”他蹲在了叶暝的面前,“你的一切存在痕迹以及造成的影响,都已经通过因果律抹去了。”

“……”

叶暝只是看着他。但叶暝的眼睛里却并没有反映着什么。

“你为什么要做这么无聊的事?”

“无聊吗?”他笑了笑,“那么我带你去有趣的地方吧。”

21

叶暝醒了过来。

“我这是在……?”

叶暝仔细观察着这个房间。墙面用黑色与白色交叉的西洋棋盘瓷砖装饰着,墙上则是一个巨大的十字架。

“这是你的寝宫啊。”

叶暝看了看周围。

“谁?谁在说话?”

“是我。”他听起来很开心,“我现在就不现身了。”

“你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是作者原本设定的黑柩世界,这个世界是未完成的,在这个世界里,”他似乎清了清嗓子,“陆柩与叶心生活在另一个国家,你见过她们,但你最终还是回到了你的国家。你戴上面具,自称审判假面,审判着这片不公义的土地上所有的不公。为了震慑加害者们,你运用自己的能力修建了这座审判迷宫,而这里就是迷宫的终点之一——你的寝宫。”

“作者?”

“你原本生活的世界,也只是一篇小说而已。而那篇小说,其实只是你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的同人作品。有趣的是,这个世界甚至还没有正作呢。”

“那你是不是也可能属于小说的一部分呢?”

叶暝看着眼前的空气,语气轻淡。

“我没有否定这一点。”他笑了笑,“无论这个我在哪个世界,都只是那个我的化身。一切的我,都只是那个我的力量之一罢了。而那个我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也不用知道。”

叶暝感到身上一阵恶寒。

“去使用你的异能吧。”他的语调逐渐严肃,“其名为——乱序混沌。”

叶暝将右手向前伸去,只见前面的一切都被打碎成混乱的碎片,混合在一起,似乎连时间与空间都化作了这片混沌。

叶暝将右手收回,这一切又迅速地变回原样。

“我看你好像不是很惊讶呢。”

惊讶的表情从叶暝的嘴角渐渐消失。

“我在这里的记忆已经完全唤醒了,”叶暝笑了笑,“与别的世界的自己同步什么的,好像这也不是第一次。”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这一次你能否拯救这个自己吧。不过这得看那个世界的人,你要做的也就只有保护自己和另一个自己的性命而已。”

“放心,”叶暝狞笑着,“等我找到成神的答案以后,我就去杀了你。不管你是什么,玩弄人类的存在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那我很期待,”他的声音越来越远,“赢了来找我磕瓜子。”

叶暝只是寂静地靠着床板。

“呸。”

22

叶暝醒了过来。

“这个……难道是……”

她抚摸着地面上那个深红的圆形。

“是原初之法……”

她摸了摸口袋,掏出了手机。

“似乎我是今天下午过来的。”

她摇了摇头。

“该回去了,社长会议要开始了,不能给社团丢脸。”

她翻了翻聊天窗口。

“至今为止连一个交心的朋友都没有吗……”

“我真是没用。”

她扶着墙壁,慢慢地站了起来。

(全文 完)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