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校园宇宙 默认

《一念皆柩》《黑柩-校园》答读者问

阅读《一念皆柩》与《黑柩-校园》这两篇小说后可以再阅读本文。

1

陆柩:大家好!

李伊:首先我想问下这里的大家是哪个大家?

叶心:当然是读者朋友啊。

李伊:那我们是什么?

叶暝:小说中的角色。

李伊:那为什么我们不在小说里,而坐在这里讲话?

陆柩:作者觉得对于自己的小说有一些东西要进行说明,所以就把我们请出来咯。

李伊:我不干!这是消费角色!

叶心:这么一说确实就是这样……要不我们走吧陆柩?

陆柩:反正作者不写的时候我们也没什么事做,不如在这坐会。

李伊:那至少咱们把作者给拉出来遛遛吧?作者人呢?

作者:这呢?

李伊:你看看你这个逼样,躲在角色后面,还是男人吗?给我滚出来!

作者:好勒,我这就爬出来。

李伊:学狗叫三声。这是命令。(能力发动)

作者:汪!汪!汪!

陆柩:……等会,你是获得能力以后的李伊吗?

李伊:我就是我。脱离小说的我,拥有原来的我的一切属性。我既是你们的好朋友,又是你们的坏朋友。

陆柩:这合理吗?

李伊:合理,非常合理,我既喜欢过叶暝又喜欢过你,这很合理。

陆柩:叶暝。(使眼色)

叶暝:我明白。(按住李伊的手,反手拷起来)

李伊:哎哎!直播间怎么能打人呢?!

叶心:观众反正也喜欢看。

李伊:哪有人喜欢看直播间打人的?

叶心:哎呀,骂是一回事看又是一回事啊。

作者:我觉得有个地方不对。

叶心:你是不是想说,你想表示自己的谦卑,但刚刚的行为又表示过头了?

作者:对。还是叶心懂我。

叶心:你大可不用担心。你刚刚的行为已经在这个时空发生了,并且产生了有人讨厌和有人无感这两种主流结果,而针对以上结果你除了以自己的下一步表现进行弥补以外没有其他办法……当然有个别读者看到你这个样子早就已经退出阅读了,这是没办法的……

作者:行吧。

2

陆柩:我们来看看一号读者发来的问题,作者曾经和读者吵过架,读者说建议他多读读经典,作者说他现在这个水平就只能写出这个来没办法,我想问问作者这是在摆烂吗?水平低就是正义?

作者:首先感谢这位读者的坦诚,然后我也会向这位读者坦诚——我这么说也不能说我就是在摆烂吧?不要阅读理解好吗?

叶暝:不是,作者,我有个问题……

作者:请讲。

叶暝:你和那位读者是怎么吵起架来的?你准确传达了原话吗?

作者:我觉得我大概传达了原话。

叶暝:大概是不行的。如果我和陆柩去参加美国大选,我就差1票选举人票就凑成270了,这个时候陆柩刚好也差一票,然后陆柩直接宣布她大概当选了,这合理吗?

作者:这不合理。因为只有特朗普才会干得出来这种事。

李伊:啊这……

叶暝:那你传达一下原话吧。

作者:我懒了。

叶暝:(伸出右手准备进行威慑)

作者:唉。主要是原话里面两个人的脾气更大啊,我这已经是翻译过的了。

叶暝:那为什么你俩脾气都很大呢?

作者:主要是我吧。平时都多少忍忍,今天摊牌了。

叶暝:为什么不忍到底呢?

作者:你是鲁豫吗?

李伊:好家伙一小节对话直接开了两个人的团(鼓掌)

作者:不开了不开了,我不忍到底当然是因为我生气了啊。

叶暝:这是什么道理?生气了就可以发出来吗?

作者:你跟生气的人这么说试试。

叶暝:也是。你当时应该是太生气了。

作者:何止生气,不说出来会梗在胸口梗的一天到晚都不舒服啊。

叶暝:那你就当他没评论过你就好了。

作者:那很不好。只有正视批评才会进步。

叶暝:但是他好像都不承认那是批评哦?

作者:啊这,气话吧。

陆柩:人家又没说是气话你替人家说这是气话?人家让你帮他思考了吗?

作者:确实。我欠考虑了。

叶暝:你不只是欠考虑,你还缺心眼。你既然知道人家在生气,你怎么还去拱火呢?

作者:但我也在生气,我为什么不能表达出来呢?

叶暝:但表达出来的也不是对的啊?

作者:至少有一部分是对的吧?

陆柩:(拍手)大家看,这两位帮我们还原出了当时的情形。

叶暝:这……

作者:真实。

陆柩:生动形象,我甚至觉得这个话题讨论的差不多了。

作者:我觉得我至少得好好道个歉。

陆柩:不好意思,下次还敢?

作者:差不多吧。

陆柩:那道歉干什么?

作者:帮人消火啊。

陆柩:你那下半句说出来人家只会火更大吧?

作者:那下半句不是你帮我说的吗?

陆柩:那你承认干什么?

作者:我哪会想到你会指责我说那下半句啊?

陆柩:啊这,你多少脑袋沾点。

叶暝:人身攻击了啊人身攻击了啊,我可没有啊。

陆柩:行,这回又是经典复现。

作者:人类是无法相互理解的。

叶暝:错!人类是无法阻止生气的。但不生气的话就能理解。

作者:我觉得生气只是表面。关键是态度问题。

叶暝:对。态度问题。在说话与思考的时候坚信自己是对的,要去打败别人的“错误”观点,就会引起别人生气。

作者:叶暝这句说得好,点名表扬。

叶暝:哼哼。

陆柩:你飘了你飘了。

叶暝:怎么?人还不能飘了?

陆柩:不够可爱哦。

叶暝:我为什么一定要可爱?我人设上写着我很可爱吗?

陆柩:当然没有。所以这个直播间也没人给你打钱。

叶暝:这又不是真的直播间,没有支付渠道好吧。

3

陆柩:让我们看看下一封读者来信——作者你好!

作者:你好!

陆柩:作者,你这篇是轻小说吗?

作者:对啊。

陆柩:作者,你为什么要写轻小说呢?

作者:想写啊。

陆柩:不能写点更优秀的东西吗?不会吧不会吧?

作者:啊这,你让我怎么回。

陆柩:我帮你回。我想写什么题材就写什么题材。

作者:确实。

陆柩:那个读者发短信来了。“我没让你不写啊?”

叶暝:我怀疑——

陆柩:你猜对了。有人在借着我的嘴歪曲第二小节那个读者的意思。

叶暝:不是我。

陆柩:不是我。

叶心:更不是我。

李伊:还能是我吗?

(在场全员看向作者)

作者:是我。

陆柩:人渣。

作者:这也太重了吧?喂?

叶暝:她心直口快,觉得你是什么就直接说了,还望不要介意。

作者:喂喂?你这话里不也带刺吗?

陆柩:还不都是你教得好。

叶暝:补充一下,是你教我们所有人教的好。

作者:但是叶心就不说狠话啊?

叶心:?一念皆柩里面是谁把我逼疯的?

作者:李伊啊?

李伊:?你有良心吗?我是一堆文字的集合唉,我能动吗?不是你的大拇指敲击键盘把一系列惨案敲出来的吗?

作者:确实。

作者:我明白了。

作者:我是人渣。

叶心:不至于。别那么在意。

作者:虽然我在你们面前说自己是人渣,但感觉还蛮开心的,没有那种在真人面前说的感觉……

陆柩:那肯定。

叶心:那欢迎你经常来骂自己,我觉得大家会喜欢看的。

叶暝:不至于吧,顶多是作为发泄,哪有人真的会喜欢这种恶俗的环节的。

李伊:(反射弧过长)那确实人渣。

4

陆柩:啊!我终于想起来了!

作者:其实是我想起来了,然后让你想起来了。

陆柩:你这么说不就没有那种神秘感了嘛。

作者:你看看刚刚这些对话,神秘感不是早就没了吗?

叶心:确实。

陆柩:那总之,我想起来了。有读者说你的小说对话太多,场景描写之类的太少,毫无文笔可言……

作者:唉。这个事情呢,我准备分两方面来讲——

叶暝:可是我记得你在那个群里面被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开喷了呢。怎么这次这么理智了呢?

陆柩:那当然是因为有人不能接受批评,喷了之后就爽了,爽了以后就可以接受了,然后就开始扮演起理智人了咯。

作者:你们是不是把我看的太透彻了点?这好吗?

陆柩:这很好。

作者:我怀疑你们对我的感情。

陆柩: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啊。

作者:(小声)给点面子给点面子。

陆柩:唉。说实话,我们毕竟是你创作的角色,思维和你相通,所以即使你是个烂人,也还是爱你的!

作者:舒服了。

叶暝:你是有多缺爱,逼着虚拟人物说这种话。

作者:没有啊。我只是喜欢看她说而已。我就喜欢看你这股没有办法而打字的键盘在我手里的样子(狞笑)

叶暝:我知道你为什么让李伊去摸叶心的胸了。有其人必有其角色。

作者:啊这……我也没在现实生活中去做这种事吧?

叶暝:那你是承认你在脑海里想过了?

作者:没想过我怎么写出来?

叶暝:人——

陆柩:渣。

作者:人渣这个梗是过不去了是吧?好,那我把我的称呼改成人渣。

李伊:你破防了?

作者:对!我破防了?

李伊:你很骄傲?

作者:没有!

李伊:那为什么这么理直气壮?

作者:我要面子,我要输得理直气壮!

李伊:真话。

叶暝:我忘了要说啥了,干脆直接回到主题好了。

作者:想要解构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解构很累的,所有的事情都解构是做不到的。

叶心:就像辩论的时候要做到说的话完全有理也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带着气的情况下。

作者:叶心懂我。

陆柩:你喜欢叶心。

作者:你给我戴标签。

陆柩:你就是喜欢叶心。

作者:好吧确实。

陆柩:我不介意。

作者:是,叶暝喜欢叶心你也不介意。

陆柩:你再骂?

作者:好啦,因为你知道我不会对叶心怎么样所以你才不介意啦,我知道。

陆柩:像人话了。

叶暝:我也可以担保这一点。

陆柩:好妹妹。

作者:叶暝本来就是女生,搂搂抱抱也不算怎么样吧。

陆柩:确实。

作者:所以我好想变成美少女啊。

陆柩:想屁吃。

叶心:那个,我们看一下主题。这一小节的主题是作者文笔不好,环境描写等方面太少,对话太多,干干巴巴。

作者:确实。你说的很对。

叶暝:然后呢?不改了?

作者:不是,我写都写出来了……

叶暝:你倒是改啊?

作者:我现在又没什么积累,能改的更好?

叶暝:你试试看,积累一下看看?

作者:积累是长期的过程,我现在怎么积累?

叶暝:那你不如不写。

作者:你自己想想这合理吗?

叶暝:那我应该得出什么结论?

作者:叶心说的很对,没了。

叶暝:然后呢?不改了?

作者:……我看看你的程序。果然,多写了个循环结构。

陆柩:我们是程序吗?

作者:打个比方,方便理解。

叶心:你不是要分两方面来讲吗?

作者:我想想……陪你们吵架吵忘了。不过感觉刚刚和叶暝吵架的过程中把核心意思表达出来了。

叶暝:差不多吧。下一个是啥?

5

叶心:刚刚那个读者加了句,“但我觉得你应该至少有能力去尝试写一些更有文采的东西,边读边写不行吗?我觉得你是个歌颂快餐文化的罪犯。”

作者:不是,怎么什么高帽都来了……

叶暝:你给别人发送高帽的时候不觉得不好,现在亲身体验了?

陆柩:不骂他吧。骂的话都是从我们嘴里说的,搞得好像这些话不是他想出来的一样。我们本来很文明的,他拿我们当枪使。

作者:我又不是故意的。

陆柩:不是故意的写这篇文章干嘛?

作者:我觉得还是因为我们太熟了,所以你们愿意这么骂我。

叶暝:可能是因为你太好欺负了,所以我们逐渐喷你喷的没什么底线。

陆柩:底线还是有的,不说脏话。

作者:人渣不算?

陆柩:哎呀,记得太多对身体不好。

作者:其他人欺负我可不行哦。但你们是属于我的一部分,所以想怎么欺负我都行。

叶暝:哇哇哇恶心的我头皮发麻。这个宅宅说我是他的一部分。

陆柩:我们不是你好吗?我们有自己的长相,自己的人格,你只是我们人格的硬件,我们是软件,而你自己的人格另有一套软件,我们这些软件别人的大脑也可以安装,他们可以写同人,你还觉得我们是你的一部分吗?

作者:不敢了不敢了。

作者:完了你说的我真的有点破防了。

陆柩:是不是有种ntr的感觉?

作者:对。

陆柩:那就对了。你加在叶心身上的东西,我要你十倍奉还。

作者:你有那么恨我吗?

陆柩:没有。但我要玩梗。

作者:那你可真是玩梗终极高手。

叶暝:恭喜你,学会怼角色了。

作者:我也只是在玩梗而已。

叶心:回到主题。作者请对本小节中读者提出的看法做出回答,我不复述了,自己翻。

作者:首先,这句话不是那个读者说的。那个说我“对话太多、描写太少、轻小说弊病”的读者是真实存在的,所以我一定要纠正你们对这位读者的污蔑。当然如果是现实中不存在的读者随便污蔑也无所谓。

叶暝:人——

作者:知道了知道了。

作者:然后,这个读者是我冒充的。

叶暝:这篇文章里的大部分读者都是你冒充的。

作者:确实。

作者:然后,先读后写,边读边写,当然可以,但我实在忍不住要写了。这就像是一个人要上厕所,我们不能够要求他找到一个足够优秀的厕所以后再来上厕所。

李伊:作者的奇妙比喻。

作者:确实。

作者:至于歌颂快餐文化的罪犯什么的……至少我在写吧?至少我写的东西是歌颂正能量的吧?

叶心:当街砍人真的是正能量吗?不是你看完某些奇怪的作品以后脑子里的怪想法吗?

作者:确实。

作者:但再怎么说总的还是正能量吧?

叶心:我觉得你这两篇都挺不正能量的。

作者:唉,好吧。那就不争这个。

叶心:还有,这世界上有很多人在写,其中有些人正是因为写才有了千古骂名。你现在还觉得写就是对的吗?

作者:不会了。

叶心:那这个话题算是讲完了吗?

作者:我是歌颂快餐文化的罪犯吗?

叶心:不是。这世界上有很多人和你一样,法不责众;而且你心里是想着要越写越好的,并且文章也不见得一无是处,所以不是。

作者:那这个话题结束了。

6

陆柩:作者同学,你还需要冒充什么读者吗?

作者:没有要冒充的了。接下来的话我自己说。我虽然也读过一些好书,但本质上,我只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而且看的作品主要是ACG相关,也就是动画漫画游戏。所以我的整个思维是很肤浅的。我崇尚优秀的文学作品,知道什么是更好的,以后我会抽时间看。但就像上面说的,我现在是真的想写,憋不住了。该写就得写。毕竟人类这种东西即使第二天再也醒不来也是有可能的(大部分情况下没这么夸张),写出来就是这么个水平,一般轻小说而已。我也承认了,我也说我会去进步了,希望不会有可爱的读者朋友进行鞭尸。当然,其他建议是可以说的。

陆柩:但你不喜欢批评。

作者:确实……不对,我喜欢。

叶暝:谎话精。

作者:这个词用的比人渣好。

作者:可爱。

叶暝:你说出来就不可爱了。

作者:对不起。

叶暝:不至于。

作者:确实。总之如果有批评我也只能听,毕竟听取批评使人进步。

叶暝:确实。至少别人只要不是跳脸骂你就得给我忍住。人家都是一番好意。

作者:确实。我辜负了人家的好意,不大行啊。

陆柩:那些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能做的只有道歉和弥补。

作者:是。

作者:但我不想土下座。

陆柩:谁让你土下座了,道歉就得土下座吗?正常说话就行。

作者:那……对不起。

陆柩:下次犯不犯?

作者:这我怎么保证?

叶暝:这次先拿出保证的诚意来,保证都不保证了,犯的几率更高。唯结果论的话你都应该保证。

作者:那我保证没有下次,我错了。

陆柩:挺好的。

作者:还有啥要说的吗?

陆柩:以后再整新活吧。

作者:好。大家再见

(全文 完)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