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次宇宙 默认

梦境对决

(本文为独立作品,属于次宇宙,与黑柩校园宇宙无关。)

陆柩被一阵口哨声吵醒了。

陆柩沉默地睁开了眼睛。光线灰暗,依稀能看出这里是一个篮球场,但偌大的篮球场里却只有一个白炽灯。周围的观众席被黑暗笼罩,静寂无比,陆柩却感到有股目光从黑暗中投向篮球场的中心。

“别乱动,不要离开场上,”年轻男性的声音响起,“否则他们会杀了你,也会杀了我。”

“这是哪?”陆柩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对面的男性。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的样子,却穿着一身考究的西装。巨大的蝙蝠图案纹在西装上,鲜红刺眼。

“这是梦境。”年轻男性——少年哂笑着,“你应该记得你醒来之前在哪吧?”

“在我家。”陆柩面无表情,“我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还挺干脆,”少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和我决斗。活下来的胜利者参与下一轮,最终赢家可以获得超级奖励。“

“在这里死了会怎么样?”

“在现实世界里心脏麻痹死亡。”少年冷哼道,“要现在就试试吗?”

“免了。”陆柩突然转身,转回来以后手上多了一把武士刀,“用这个打吗?”

“我刚想说呢,你就发现了,”少年冷不防地从身后的刀鞘中抽出了武士刀,双手高举朝向陆柩,“开始吧。”

陆柩却只是将刀立在地上,“嘛,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陆柩,棺材的柩,一名入殓师。”

少年缓慢地朝对面移着步,“你说这些干什么?”

“提醒你一下。这里是梦境,你不应该用你对人的第一印象判断人的强弱。”陆柩露出了微笑,“你要活到最后的话,最好谨慎点,试试我的实力,不要突然攻过来,丢了性命就不好了。”

“哼,明明只是一个瘦弱不堪的女人罢了,看样子大学还没读完吧,还入殓师。”少年的声音里夹着愠怒,“举起刀来,我数三秒,这之后我就会砍过来。”

“你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吗?”陆柩哂笑着,“以你的体质,现实生活中能随意挥动这把武士刀?”

“你的意思是说,在梦境世界里我们的身体强度都得到了提升?”

“你悟的很快。”陆柩不急不慢地说着,“我们先不急着下死手,先感受一下彼此的力量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下死手?”

“把刀放下。”陆柩将武士刀放回了身后的桌上,“我站远一点,你来我这里放刀,去你的桌子,我们来扳个手腕。”

“我为什么要跟你扳手腕?”少年咬了咬牙,“距离站的足够远,互相拼刀尖就好了……”

“继续靠近我的话我会立刻拔刀来一个居合斩。”即使是背对着的,少年也能感觉到陆柩话里的寒意,“你说话会暴露声源,听不见脚步声我还听不出这个吗?”

“好。”少年退回了原地,“但我还是不想扳手腕。”

“拼刀尖吧。”陆柩转过身来,手上重新提起了武士刀,“自我介绍一下。”

“斯卡雷特,你可以这么叫我,其他都不能告诉你。”斯卡雷特低声道,“开始吧。”

“等会,”陆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和一根香烟,“我先点根烟。”

“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

“嗯,这么说也没错,”陆柩点燃了香烟吸了一口,“咳咳,这烟也太差了。开始吧。”

两人开始缓慢移步向对方靠近。到了适合的距离之后,两人的足迹变为了环形,围绕着球场中心无序地缓慢转动。

陆柩算了算,直到斯卡雷特挥手下砍的那一刻,他总共呼吸了六十五回,移动了四十二步。

斯卡雷特的嘴角闪现出一丝笑意。对方没有及时回馈以强劲的反击,意味着自己可以趁势上前再砍出一刀。

就在这时,他感到刀肩上传来千钧之重。

一眨眼的时间,陆柩竟已出现在自己的背后!

“你……你是怎么办到的……”

冰冷的刀刃却已贴近自己的喉咙,“不要反抗,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杀了我就可以进入下一轮了!”

“我为什么一定要杀了你?”陆柩轻轻贴近斯卡雷特的耳边,“难道你们这个年龄的男孩子都喜欢这种中二游戏吗?还是幕后黑手在后面偷笑而你们只能在台上寻找可怜的成就感的斗鸡游戏?”

“那……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等。”陆柩冷哼着,“看看幕后黑手会不会出来讲讲规则。”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没事,咱们聊会天。”陆柩的语气耐人寻味,“为什么由你来讲规则,背后的人却不亲自告诉我?”

“讲规则的时候他们是直接在我脑海里说出来的,之后他们要求我来讲,他们不再复述。”

“这是你第一场战斗吗?你来到这里之后多久我才醒来?”

“我确实是第一次被叫到这里,我来了大概五分钟你就醒来了。”

“你在现实生活里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十一点55分。不对,这是我闭眼的时间,睡着是一个更加严格的概念……”

“我是0点整闭眼的。所以说……”陆柩顿了顿,“继续下一个问题。你既然是第一次来这里,为什么会对最后的奖励那么感兴趣?最后的奖励又是什么?”

“最后的奖励是,侵入与操控他人梦境的能力。”

“那有什么意义?在梦境里可以杀死别人,然后现实世界中他也会死去?”

“是的。你难道不想获得这样的能力吗?”

“不想。那有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少年冷笑着,“梦境是人类的潜意识体现。而能够操控全人类的梦境,就相当于掌握了人类的集体潜意识。那时,我便成为了人类之神。拥有了神格的我,只要不断地努力,就可以获得更强大的神力,最终操控整个宇宙!”

“不是,”陆柩伸出手摸了摸斯卡雷特的额头,“温度很正常啊……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且不说你是不是被他们骗了,即使你拿到了这个能力,也是他们给你的,你能打倒创造你能力的神?”

“首先,我刚刚说的都是他们告诉我的,然后,”少年转头怒视着陆柩,“怎么不可以!历史上有很多弑父的例子,被创造物为什么就不能打败创世主?我要成为超越众神的存在,净化这个世界!”

“且不说为什么明明你这么想他们也愿意把能力给你了,”陆柩只是向斯卡雷特报以一笑,“净化这个世界具体要怎么做呢?”

看到陆柩对自己浅浅一笑,斯卡雷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绯红,又转过头去,“你隔太近了。”

“小弟弟,”陆柩把脸凑了过去,“不想回答了吗?觉得羞于启齿也没关系……”

“谈论自己的理想怎么可能羞于启齿!”斯卡雷特怒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存在都是有罪的。所有的存在,都永远不可能到达完美,都有我无法容忍的瑕疵。我要重启这个世界,为宇宙设置更加完美的规则!”

“志向挺远大,就是太蠢了。”陆柩突然兴奋了起来,“你如果说这个世界的四维时空性质让你颇为不满,你想成为神让世界变成n维啥的我倒是挺感兴趣……”

陆柩的太阳穴冷不丁地被坚硬的金属顶住。

“我刚刚就注意到这支枪了,”斯卡雷特笑了笑,“把刀放下,否则我就开枪,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枪快。”

陆柩把刀扔在一边,却瞬间握住了斯卡雷特的手,“低级的错误。我要是你,立马就会开枪!”

一声枪响后,鲜血从陆柩的头颅中喷涌而出。

“不不不,我杀人了……”斯卡雷特惊恐地把枪扔在地上。

陆柩的“尸体”却说起了话来,“是我扣的扳机,关你什么事,不要抢功。”

“你……你居然……”

陆柩从地上直挺挺地站了起来,手上多了一挺汤姆逊冲锋枪。

“这个我还算会用。”

突然,陆柩宛如陀螺般旋转起来,汤姆逊冲锋枪凶猛的吐着火舌。陆柩的速度已经无法用人类来形容,倒像是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中的作弊者。

斯卡雷特感到一直以来投向球场这边的眼神在汤姆逊冲锋枪的射击下渐渐消失了——

整个球场从空间上逐渐瓦解殆尽,四周变得白茫茫一片,仿如这里从未出现过什么生死决斗。

“为什么……”斯卡雷特满脸写着疑惑,“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这里是你的梦境。”陆柩走上前来,“你也许不相信,但这里就是你的梦境。”

“为什么?明明我完全不认识你,你不也在这里吗?”

“我也许是被你拖进来的,但有一个关键的证据,”陆柩凝视着斯卡雷特的双眼,“自始至终所谓的组织者都没有出现,一直是你在代言;你的措辞毫无逻辑,错漏百出,而你却深信不疑;并且你竟然在我一个陌生人的面前说出了可笑的潜意识层面片面而又极端的非理性想法……”陆柩将右手食指指向天空,“这一切充分的说明,这里是你的梦境,而你被你的梦境骗了。”

“但是……”斯卡雷特沉思着,“为什么你能做到刚刚的那些呢?”

“实不相瞒,我压根不抽烟。不仅如此,我还喜欢长跑,做有氧操,睡前会喝一杯热牛奶,从不把疲惫积压到第二天。”陆柩笑了笑,“我在与你对决的那刻选择拖延的时候,就在脑海里构思出了香烟和打火机的具体样子,并告诉自己【我本来就带着打火机和香烟】,结果它们就真的从口袋里出现了。这之后,我跳到你的刀上然后瞬间出现在你身后、你身边突然出现的手枪、我的起死回生、我对这里的摧毁,都可以用这个原理解释……”

“这个原理?”斯卡雷特问道,“也就是说【认为事情是怎样,就会是怎样】?为什么你一开始就坚信是这么回事呢?”

“我想着反正我正面打又打不过你,不如想点歪门邪道。你都告诉我这里是梦境了,我自然会往一些奇怪的角度想咯。先从打火机开始尝试,发现这个世界不仅遵循那个原理,也不会从我在现实世界中拥有的物品中取材,于是慢慢猜测这里还有更多的可能性……”

“那你刚刚开枪就不怕自己死吗?!”斯卡雷特低吼着,“我刚刚简直吓疯了!”

“你可是要毁灭世界的神啊,怎么能够因为一个人的死就吓疯啊!”陆柩大笑着,“我只能告诉你,这是冒险,纯属勇气,请勿模仿。”

斯卡雷特看向周围白花花的世界,“那我们……应该怎么从这里出去呢?”

“我刚刚不是跟你讲了原理吗?”陆柩拍了拍斯卡雷特的肩膀,朝他挥了挥手,“再见啦。”

望着突然消失的陆柩,斯卡雷特叹了口气。

再次醒来的时候,世界已经被阳光填满了。

“啊,好像合租的室友要来了,是个男孩子来着。”

陆柩睡眼惺忪地洗漱完,就听到门外响起敲门声,怯怯的少年音从门外传来,“打扰了,请问方便开门吗?我是来合租的,网名斯卡雷特的那个,叫我阿一就可以了,以后请多多关照了……”

门应声而开,陆柩脸上带着一丝浅笑,“还记得我吗?”

“女女女女女女女女生?!”少年惊讶地喊了出来,而后慌乱地低下了头,“抱歉,我之前也没问过你性别,是我没有注意,抱歉失态了,但这里对我非常合适,所以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还请……”少年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了头,满脸狐疑,“原来是你啊……”

陆柩接过少年的行李,“进来吧,中二少年。我完全不介意你住在这里,不过你可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第一,我不好小弟弟这一口,第二,”陆柩露出了标志性的浅笑,“我是蕾丝。”

少年的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罢,罢了。你不要打扰我就好,”少年抚了抚胸口,“不生气,不生气……”

一只手拍了拍少年的脑袋,“预祝合租愉快。”

end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