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次宇宙 默认

黑蝴蝶

前言:本作为次宇宙作品,与主宇宙无关。

1

“该休息啦,阿心。”

一杯牛奶被轻轻放在桌上,透着淡香。

“阿九,我还有事要做。”

“是公司的事?交给容姐她们就行啦。今天的一级提案你不是都审阅完了吗?陪我聊会吧。”

一双细嫩的手轻抚着椅上少女的肩膀,“你看,你都坐这么久了,肩膀都硬成什么样了。”

少女微笑着转过身来,“阿九,今天怎么这么勤快,难不成有事相求?”

“我也是会不图回报关心你的啦!”名为阿九的少女顺着阿心的脖子将手移到了她的脸上,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今天你已经工作一整天啦。最近这段时间你工作的时间越来越长,是不是和那个有关系……我看你工作投入又不敢问……”

阿心也借势抱住了阿九的细腰,抬起头来看着她的眼睛,“你呀,不要成天就观察我,大学那边虽然是函授和网课,但还是得好好按进度来才行,有空也得多练练自己的能力才好有备无患。”

说完,阿心又低下头叹了口气,“我的工作……确实是随着国家和进盟那边战事纷杂,只多不会少了。”

“我们和进盟那边主要是在电子设备等领域互相打击,况且有阿心和公司在,民众和军人们的生命安全也被保护的很好,战争开始以来也只有很少的人员伤亡,阿心已经做的很好啦。”

“不够。还是有人员伤亡,还有人在因为战争死去,还需要更加强大的防御系统……”

泪水打湿了阿九的毛衣。

“不哭不哭。这不是阿心的错,是进盟的错,是爱打来打去的人们的错。”

阿心松开了双手,看着阿九拭去了自己脸上的眼泪,羞赧地轻抿着嘴巴,“我经常因为遥远的地方不相识的人们死去而流泪,其他人看着是不是会不理解……”

“可是阿心也没有在其他人面前哭过呀。”阿九轻吻了一下阿心的睫毛,“你只在我面前,才会放心的流眼泪,所以无论阿心出于什么理由哭泣,我都会好好去理解的。”阿九将阿心轻轻扶起,开始收拾起了桌面,“阿心,小时候院长安慰我的时候曾经说,有一种蝴蝶能将孩子们的眼泪攒成露珠,眼泪里的温柔是花朵最好的养分。”阿九把最后一摞档案装进了文件夹里,“如果阿心在我面前能哭出来的话,那也不是什么坏事。”

2

“昨天我在边境的监控记录里发现了奇怪的东西。军方看不出来,但那个是超能力者的痕迹,特有的痕迹。”

“容姐,我会去调查那个从进盟闯入我们国家的超能力者,这件事情请对阿心保密。阿心已经连续长时候工作十几天了,我想让她今天好好睡会。”

“好的,我会按照陆柩小姐您的意思去做。请优先考虑您自己的安全行事。”

“了解。”

3

漆黑的天空中,突然划过一双焰火般燃烧的黑色翅膀。

“痕迹一直延伸到了学院区……看来想用学院区做掩护,伺机攻击我们公司。”

黑色的翅膀隐没在飞翔者的身后,一条黑森森的线沿着飞翔者的脚下延伸,并紧紧黏在了一栋大楼的天台上。飞翔者沿着这条细长而又似乎钢铁般紧固的线,从天空滑向天台。

正当飞翔者即将到达天台时,那条线突然软绵绵地化为滴滴黑水从空中飘落。刹那间,熊熊燃烧般的黑羽从飞翔者背后喷出,巨大的反冲力使飞翔者重新浮在了空中。

“谁?”

一个声音从天台传来,“那不重要。我是来杀你的,陆柩小姐。”

“很好。”黑羽以陆柩为中心急剧地旋转起来,在陆柩的身边形成了小型飓风,“你以为我会想把你活捉,然后审问你为什么闯进希盟吗?在今晚之前我就已经把你要做的事情都弄清楚了……现在只要杀了你就好!”

飓风中突然飞出一张巨大的黑网,霎时裹住了天台上的来人。

但在一瞬间内,黑网就如同脓水一般黏在天台的地板上,仿佛一层沥青。

“是这样……看来你的能力是……”

说话间,一柄匕首不知什么时候插入了陆柩的心脏。

“看来你刚刚在全身液体化呢……还好没等你完成,不然你就可以直接瞬移过来把我凿穿……”

陆柩见势不妙,急忙尝试将身体重新固化,却发现自己已经逐渐分散成一滴滴的黑色脓水,只剩头部还盯着敌人的方向……

“我的能力是使超能力者无法还原自己能力的能力。虽然听起来有点拗口……但现在你应该体会的很透彻。”天台上的人掷出了一个样貌奇特的钩子,将陆柩的头直接钩到了自己面前,“其实你如果能顺利跑掉把我的能力告诉大家也无妨,反正对我没坏处。不过,你已经跑不掉啦。”陆柩的头被天台来客踩在地上,“过几天我就去杀叶心,到时候你的灵魂能看到她的死相的话,又可以好好痛苦痛苦啦。再见了,希盟的英雄。哦,既然输了就只是一般的弱者而已。”

天台来客突然跳下天台,消失了。

“阿……心……”

陆柩的视线逐渐模糊。

“好冷啊……”

4

“感谢出手相救,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我叫陆柩,棺材的柩,你别看听起来好像不大吉利,我们家乡那块就认棺材是升官发财好运连连的意思……抱歉,刚刚我是不是说到不好的事情让你难过了?”

“我父母的丧事刚办好,前些时候和他们的棺材告别,路上就被人拦住了……抱歉陆柩同学,你没有说错什么,是我自己不好……”

“同学……我倒是想上学,可是初中以后领养我的家也散了,没学上啦。不过也是缘分,能到处辗转辗转时不时当个过路好汉!”

“陆柩同学……陆柩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来我们家这边工作,赚到的工资可以拿来上学……”

“真的?我肯定会好好干的!我各个老板都夸我勤快!只不过我去一家店那家店就撑不过一年……”

“我们公司也算是希盟的支柱之一,不会那么容易倒下的。再说,近年来希盟的餐饮服装行业一向不景气,才是店面无法长期运营的最大原因……”

……

“叶心小姐和那个叫陆柩的姑娘聊的好开心啊……”

“那不挺好的嘛,叶心小姐自从董事长夫妻去世之后,一个月都没有笑过了,今天看来是缘分到啦。”

……

“叶心小姐,快看,天上有只黑蝴蝶,在咱们头上转来转去的……”

……

阿心好像什么都没看见。她只是和我聊着天,她想着我以后怎样让我可以更好地生活……

我想起来了。

这是我的记忆。现实里的我,应该剩不了几秒就要死了吧。

如果能让阿心以为我没死就好啦,比如说我去圣地外那片充满辐射的沙漠搞调查什么的……这个好像有点扯了……还不如说自己在进盟潜伏,以后很长很长时间不能联系她……

为什么这个时候了还想着要骗她呢……明明迟早会知道的……

唉……我走了以后阿心的眼泪谁来擦呢?她在我面前那么爱哭,没有我了她是不是会忍着不哭,然后心里会越来越郁闷……

黑蝴蝶,替我去擦擦阿心的眼泪吧。阿心这孩子对谁都胸有成竹的样子,但有人接的住她的眼泪,她才会把整个公司这么大的担子放下来,才会舍得流眼泪……

5

“我已经睡了多久了……”

叶心扶着床板坐起身来。

“阳台上那个是……这不是黑蝴蝶吗?”

黑蝴蝶只是拍拍如火焰般燃烧的翅膀,飞进了叶心的手中。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