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完成 次宇宙 默认

相爱之人

前言:本作为次宇宙作品,与主宇宙无关。

0

“我们曾仰望星空

也曾触摸草地花丛

未完成的誓约之曲

能否再次奏响……”

“下次度假的时候,想教你唱完这首歌。”

1

“喂,你们拦着我干什么?”

身穿老旧的黑色卫衣,在小巷里独行的少女前面,出现了两个衣冠不整的男人。

“小姐,大晚上的单独走在路上可不大好啊……”

“……识相地话一边去,不要逼我出手。”

“哟呵,难道您还是道上的不成?有种报上名来!”

少女的声音变得响亮起来。

“……既然你们这么热情,那我就不客气了。本人姓陆名柩,报完了。也报上你们的名来。”

“我俩抢劫你报什么名?你当我们傻吗?”

“……我劝你们赶紧打消这个念头。”

陆柩从背后掏出一根木棒,双手持棒与二人对峙着。

“你以为这就能打过我们?我们有刀呢!”站在前面的男人从口袋掏出了匕首。

“我并非要用这棒打你们。“

黑色的丝线从陆柩的眼白中出现,逐渐吞噬了她的双眼。仿若烈焰般的黑色波动从她的右手向空气中延伸,只是一瞬,木棒化作两截,截面则是一个齐整的刀削痕。

“……如果不想像这木棒一样的话,建议你们现在从我面前消失。”

两个男人如同活见鬼一样立马就逃的无影无踪,只剩下陆柩在原地低声嘀咕着。

“明天去打份日结工吧。”

2

“累死累活也就这么点钱,如果有爸妈的话我现在应该就在大学食堂里排队等饭了,也不至于跟这些可怜人们一起搬砖……”

陆柩把钱折进了包里,“今天还是去老地方散步吧。”

沿河的风景带上有一长排的浮雕,陆柩正看的出神,直觉却告诉她哪里不对。

她向一旁转过头去,只见右拐后的沿河草地上,昨天那两个男人正在石桌子上下着棋。陆柩赶忙躲到了一旁的厕所墙边观察起来。

“这两人绝对有问题,多半是在这里蹲守路过的单身女性……我得在这里观察一下,等不耐烦了也可以把他们吓走。”她扳了扳手指,“如果被我抓个正着,就可以送他们去警局了。”

陆柩这么想着,便听到两男人那边不对劲了。似乎是有人过来了……她探了探头。

“哟,小姐,你这是去……”

“等会……老弟,我总觉得这人的脸有点眼熟。”

“反正不认识,我就管不着!这次我就长话短说,”站在前面的男人掏出了匕首,“把身上值钱的都交出来!”

被威胁的人似乎是与陆柩年龄相仿的少女,戴着口罩与圆片眼镜,扎着双马尾,从衣服上看大概是个家庭条件还行的大学生……但少女镇定的眼神却不像普通大学生。

“驱逐者1型。”

少女口中轻声念出了这句话,她挎在右肩上的包中便伸出了一只机械手臂,朝两人的手腕投出了几道冷冽的光。手铐状的光环缠住了他们的手腕,两人拼命挣扎,却发现这光环竟然好像比真手铐还结实。

“你们涉嫌抢劫未遂,我将带你们前往警察局,如果不配合,我会在此报警,由警察带走你们。”

少女如同机械般冷冽的声音似乎让两人胆寒起来……

“姐,我们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您就放了我们吧!”

“……老哥,别求饶了,人家不杀了我们就不错了。”

两人上方,传来了少女的声音,但却柔和纯澈,似乎刚刚的敌意荡然无存。

“只要还有救,大家就都是国家的公民,我无权越过法律惩罚两位,更不可能剥夺两位的生命。如果两位没什么前科,警局不会对两位惩罚太重的,劳动改造也可以让你们获得稳定的收入,打起点精神吧。”

两人怔怔地看着少女,低下头去,一言不发。

“这人说话还一套一套的……”陆柩心里嘀咕着,正准备转身离开……

一阵沉闷的金属撞击声让陆柩不禁猛然回头,却看到少女猝然倒地。

“后侧防卫机制……损坏……”

少女的包里发出了沉闷的机器报警声。

陆柩的身体本能地朝少女的方向奔去,眼疾手快地朝少女身后站着的“影子”刺去。陆柩的双手似乎被少女身后的“空气”牢牢挡住了……

“看来你能识别出光学迷彩背后的我呢,”“空气”发出了一声冷笑,“想必你是叶心雇佣的军方人员了,希联的科技看来也不可小觑啊。”

“我不认识她。”陆柩盯着眼前的“空气”,“但我知道你不怀好意,而且是某些特殊组织的人,”陆柩的眼光死死地锁着前方,“你穿着一件连体的白色紧身服,看起来是碳纤维材质,上面印着你的编号——你应该不是本国人吧。”

“看来你有着不错的侦查装备……不过我徒手就能打败你。”

隐蔽在”空气”中的不速之客突然以非人的超高速度向陆柩打出了几乎产生音爆的一拳,但陆柩却正面接住了这一拳——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金属质地般的纯黑色护板,在挡下这一拳后消散在空气中。

“超级身体,不错。”陆柩抬起脚重重一踩,身体居然腾空而起,“但你应该不是异能者——否则你将不会躲过我的飞踢!”

陆柩飞身踢向“空气”,却真的贯穿了空气,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冲击坑。

“异能者……事情看来更有趣了。”空气中传来一声冷哼,“周围的监控已经被我调整了,出入口也做了些手脚——我们就在这里尽情打一场吧!”

“我可不想损坏公物,”陆柩的眼睛里充盈着纯黑色的流火,“得尽快解决你。”

3

“你醒了?”

少女感到自己似乎坐在凳子上,身上还盖着某人的衣服。

“我这是……”

“你刚刚被人打晕了,我帮你把那人赶跑了。我现在不方便出去,你现在没大碍的话就离开这里吧。”

说话的人站在少女的背后,双手扶着少女的肩膀——似乎在少女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她一直充当着少女的椅背。

“那个……”

“啊,抱歉,”身后的人松开了少女的肩膀,“周围没有可以躺的地方,我也不清楚该送你去哪里,所以……”

“没事,我不讨厌。”少女柔声转过头来,“除了握手以外,已经很久没有人触摸过我了……”

陆柩与少女四目相对,两人的心里突然产生了某种奇妙的感觉。

“我叫叶心,一叶知秋的叶,心心念念的心,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少女打破了这几秒钟的僵局。

“我叫陆柩,陆陆续续的陆,棺材的柩……”陆柩似乎有些局促。

“看来你应该来星都不久。”叶心笑了笑,“对救命恩人不能一直遮挡着自己——”

叶心摘下了口罩,露出全部的面容。陆柩似乎一时出神了,没有继续说话。

“陆柩小姐,你还好吗?”

“我没事……我只是觉得……那个……”陆柩摆弄着手指,“你很好看。”

叶心的面颊划过一丝绯红。

“你也很好看。”叶心又笑了笑,“虽然你一直带着兜帽,但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楚看到你的脸……”

陆柩刚准备组织语言,却听到叶心一声惊呼,“你的手……你要不要去医院?!”

陆柩捂住自己鲜血淋漓的右手手臂,“没事,这点小伤之后会好的,”她不甘地低下头,“只是把敌人放跑了,以后或许会难办……”

“你的头发也沾上了血……”叶心站起身来轻抚着陆柩的头发。一时间,两人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没关系,对方逃跑不是你的问题,”叶心直视着陆柩的眼睛,“我只知道,你救了我,我昏迷前的那一刻,看到了你为我挺身而出,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报答,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泪水从叶心的眼眶滑落。

“不用报答的!不用报答的……”陆柩握住了叶心的手,“我正好路过嘛,应该的……”

陆柩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伸手帮叶心擦擦眼泪……

黑色的欲念,此刻覆盖了陆柩的双眼。

“杀……”

叶心注意到了陆柩的变化,一时怔住了。

“陆小姐,你还好吗?”

“杀……我要杀了……”

陆柩睁着漆黑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叶心,手中幻化出了纯黑的刀刃。

陆柩疾速地将刀刃刺向了……

自己的喉咙。

叶心甚至连声音都来不及喊出,只是本能地抱住了陆柩的身体,防止她倒下去。鲜血从陆柩的喉咙喷薄而出。

“这是……怎么回事……”叶心几乎停止了思考。

“叶小姐……”陆柩嘶哑地发出了声音,“这样我就不会伤害你了……之后我会自己好的……您先走吧……”

漆黑的世界将陆柩包围,直到她失去了意识。

4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陆柩在一个温暖的房间醒了过来。

“你醒了……?现在感觉身体还痛吗?”

是一个刚刚熟悉起来的声音。

陆柩朝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叶心坐在自己的床边,关切地看着自己。

“完全不痛了,”陆柩抬了抬手,“我现在精力还挺充沛的。”

“那就好。”叶心脸上依然挂着没干透的眼泪,看着陆柩的手,“我为你输入了一些血液,你的恢复速度快了很多,我觉得现在应该恢复地差不多了。我以为你会就那样死在那里……”

“不会的。”陆柩严肃起来,“事已至此,我不能隐瞒你了。我是超能力者——准确的说,我有身体再生、超级体力与幻化出一些……武器的能力。”

“我大概猜到了。”叶心平静地看着陆柩,“我也感到很震惊,作为一个唯物的科研工作者……”

叶心搀扶着陆柩站了起来,“这是我公司的地下室之一,有医学研究资质,所以能够为你进行治疗,不过除了我一般没人能来。”叶心握着陆柩的手,“有些抱歉……但我没忍住查了你的资料,你现在没有固定工作和居住地,对吗?”

陆柩感到有些窘迫的点了点头,“这都是小事,我风餐露宿习惯了,以后一定会有房的……”

“我可以聘用你成为我们公司的员工吗?”

陆柩怔怔地看着叶心的眼睛。

“我做不来科研的……叶小姐不要拿我开玩笑……”

“你的工作内容是配合我一起研究你的超能力——除了工资之外,我负责你的衣食住行,以及在工作之余,我希望你能接受一份函授教育,”叶心看着陆柩的眼睛,“你看可以吗?”

陆柩本来还想组织语言婉拒——毕竟她已经习惯了流浪的生活,虽然艰苦但是自由……

但叶心的眼睛却似乎在说,不要去流浪,我可以照顾你,陪伴我吧。

陆柩的眼睛里,却只是不断浮现着叶心的脸,叶心的眼泪,叶心的话语……

“好。我同意。”

叶心很开心地笑了,“合作愉快!”她本能地低头伸手想握住陆柩的手,却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抬头看着陆柩,但这次她的眼神里却不再是纯粹的热忱与平静,而是夹杂着一丝羞怯。

”陆柩小姐,因为这个岗位的特殊性,我想和你成为最好的合作伙伴,所以……只是简单的握手似乎不够浓重……我可以抱你一下吗?就是那种表达友好的西式拥抱……”

陆柩听到“抱你一下”的时候,大脑似乎跳过了本应有的思考,直接紧紧抱住了叶心。

叶心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脸滚滚发烫,心也跳的快了起来。叶心突然明白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这是……”

“抱歉,我刚刚听到你要抱我,我就先抱为敬,我刚刚没有认真思考……”

叶心的嘴角逐渐弯成了一个美丽的弧度,“陆小姐你的脸怎么比我还红?”

“有……有吗?”

“有哦。白里透红,很美。”

5

“好了——你的身体已经完全了,实验室不是适合久居的地方,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看着在实验室闸门上输入日志记录的叶心,陆柩组织了一会语言,紧张地看了看四周,“时候不早了,今天我还是先回家吧,明天我会过来的……”

“陆小姐,虽然这么说也许比较急促,”叶心抬起头来,“如果你需要的话,今晚我就可以为你提供住处,我可以帮你搬过来。”

“不不,住处不着急的……”

“我刚刚答应过你的,我会负责你的衣食住行,”叶心转身正朝着陆柩,“在之后的工作中,你将付出许多时间和精力,这是你应得的报酬,没有需要过意不去的。”

“我没有过意不去,我会认真对待这份工作的。”陆柩笑了笑,“总之今晚我回去收拾东西吧,明天还是什么时候我再搬过来……”

“好的,”叶心伸出了右手,露出了礼节性般的微笑,“今后合作愉快。”

陆柩也伸出右手与叶心握了握手,似乎从此之后,某个契约就此达成了。

叶心松开手之后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变为了更加诚挚的神色,“刚刚是工作中的我与你道别了,现在是我作为个人,对救命恩人提出的一个出于关心和好奇的请求,”叶心的眼中隐隐透着憧憬,“我能和你一起去你家吗?”

陆柩显得更加紧张了,“我个人欢迎叶小姐来我家,但是……正如你刚刚了解到的,我没有房产,所以只是住在一个小房间里,特意去一趟的话只是耽误你的时间……”

“我想在工作开始之前对我的合作对象加深一下了解,”叶心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再加上这个理由吧。”

“好吧,话都这么说了我就不会拒绝你了,”陆柩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又加了一句,“不如说我本来就没有要拒绝你的意思,刚刚也是在说客气话啦。”

6

“抱歉啊叶小姐,”陆柩推开了自己家的“门”——与周围的泡沫墙一样也由塑料泡沫做成的门,如果可以被称为门的话,“因为不知道今天会发生这些事情,所以房间里没怎么打扫……”

“没关系的,”虽然还没进屋,但叶心已经开始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这个房间,“我觉得你的家挺好看的,物品的摆放、装饰和阳台上的盆景,都照顾的很用心,这方面比我家强多了,”叶心回过头来,“家不是简单的建筑,而是人与建筑的紧密结合,才能称之为家。从这方面来看,你的家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家了。”

“叶小姐你是在戏耍我了,”陆柩显得有些窘迫,“这里只是一栋烂尾房的车库,因为没有人管所以我住了进来,墙上的装饰都是些破破烂烂——我闲着无聊的时候拿捡来的垃圾做出来的一些玩意……”

“我是认真的,”叶心扶着房门,“陆小姐你先进去吧。”叶心换上了门后摆放的拖鞋,“对了,叫我叶心就行,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叫你陆柩吗?”

“没问题,叶小姐——叶心小姐——叶心,欢迎参观我的家。”

陆柩打开了顶灯,“家里也没个正经位置可以给客人坐,只有凳子能坐了,”陆柩把饭桌旁的凳子搬了过来,转而又翻起了橱柜,“你先坐着,我看有啥招待客人比较好的……”

“没关系,我们以后是合作伙伴了,不用见外。”叶心将目光移向了餐桌上放着的老旧书本,“这是……《西方哲学简史》?”

“是的,”陆柩关上了橱柜站起身来,“每天有空的时候,我会时不时看看书,毕竟没做什么正经工作,总要给自己的生活添点光彩。”

“这本书是公元时期的遗物了,看来你是一位很懂书的人……那或许我们之间能聊的就更多了,”叶心起身给陆柩搬了条凳子,“你认为物质和精神何者为第一性?”

“嗯,根据辩证唯物主义的阐述,自然是物质为第一性,灵魂与物质就只是锋利与刀一般的关系。但只是这样阐述或许是不便于我们彻底理解这段话的,历史上有很多哲学家提出了一些唯心主义的阐述,但都具有假设性、片面性。历史上的唯物主义论也是如此,直到辩证法出现,在哲学领域才出现了一种思考的方法论,辩证法之于哲学就如同实验之于科学,在这之后诞生的辩证唯物主义才具有与时俱进的正确性,所以我们可以断言物质是第一性……我这段话可能掉书袋有点严重了啊……”

叶心却始终听的很认真,陆柩注意到她看自己的目光中,多了一些别的东西——也许自己的形象在她心里又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认为你的话说的很好,公元时期后能够像这样认真阐述这个问题的人已经不多了,这几代人普遍缺乏系统的哲学教育,这也是以后我希望能努力改进的事情,”叶心突然忧伤起来,“我爸妈执意让我攻读文科,我于是读了很多文史、社科与哲学方面的书籍,但当时我只是逐渐对文科陷入了深深的厌倦——我越来越觉得,书中的文字,仿佛就是他们斥责我不够努力、不够优秀时那冷漠的脸——直到他们去世之后,我早早地就接了科技部门的班,在研究过程中才开始体会到以前所学给我带来的心理支持……”

“那个……冒昧问一句,叶心你的父母是因为什么事情过世的?”陆柩不知何时已经泡好了一杯茶,递到了叶心的面前。

“车祸,“叶心双手捧过陆柩手中的茶杯,“他们原定计划要在我高二暑假的时候全家一起去希联西部的沙漠旅游区游玩,但因为我的成绩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他们决定让我暑假留在校内,两人带着我还没见过面的一岁的弟弟,一起坐上了车,却在半路上轮胎侧滑,掉进山谷——”叶心擦了擦不知不觉流下的眼泪,“我不应该来你家就一直讲这个的,我们讲点其他话题吧。”

“不不,这是我自己要问你的,让你想到伤心的事情是我的错,”陆柩将纸巾递到叶心的手中,“说起来,我是记得两年前有一条新闻,是某科技公司董事长夫妇意外身亡……当天我在报纸上还看到,在希联西部发现疑似进盟的间谍活动留下的记录,是近两个月来头一次……我觉得,这两件事可能有关系……”

叶心转头直视着陆柩的眼睛,言语中有了些怒意,“你说的第一条新闻确实是我父母,第二条新闻我没有听过,也许市级新闻……难道说,我父母的死有可能是进盟干的?”

“我只是推测,没有证据,”陆柩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无意冒犯你的父母,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不会深入探讨你父母的死因了。”

叶心喝了口茶,“是我反应激烈了,我应该冷静一下。”叶心将茶杯小心地放回了桌上,“也许我们可以聊聊人生理想之类……”

陆柩却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迅速握住了叶心的手。

“叶心小姐,不要习惯性地撕下手上的倒刺,手会不好看的,主要是会疼……你的手好像有地方破了,我给你拿个创口贴。”

叶心反应过来后,突然微笑着低头捂住了手,“陆柩,你刚刚让我想起了我外婆……”

“抱歉叶心,”陆柩又翻起了柜子,“我刚刚没有注意,本能按住你的手了。我很久没有和人这样密切交流过了,表现出絮絮叨叨的老奶奶特质也许也正常……”

“我倒没有这个意思,”叶心朝陆柩走了过来,“我只是觉得你像我外婆一样,都对我温柔,关心我的身体——不像我的父母,看到我拔倒刺就只会辱骂我,罚我把手包住——不过现在我哪怕是想被父母这样责罚也没机会了。”

“我为你父母英年早逝感到很难过,但也为你能在与我交谈时说出自己的心声而感到荣幸。”陆柩替叶心用创口贴敷住了破皮的部分,“作为你未来的合作伙伴,我不仅需要关心你的身体状况,我也需要关心你的感受。”

叶心却突然双手握住了陆柩为她敷着创口贴的双手,眼眶又湿润了起来,“抱歉……也许我今天表现的太脆弱了,但是……已经很久没有人说过想要关心我的感受了……”叶心似乎想说什么但又忍住了,过了一会,却开始流起泪来,“或许从小到大都没有……”

叶心握着陆柩的手,竟一点点向前,朝陆柩的身上靠去,眼泪顺着手指间的缝隙润湿了陆柩的手掌。陆柩想了想,伸出右手搂住了叶心,让叶心稳住了平衡,紧靠在自己怀中。

“叶心,得罪了。想哭的话就不用为了其他人而停下来,只有好好哭出来才能好好笑出来,这是福利院的院长教给我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借你一个肩膀哭泣。”

叶心猝不及防地双手抱住了陆柩,将头埋进了陆柩的胸膛,小声的抽泣起来。“对不起……这样麻烦你……”即使已经如此道歉了,叶心也只是停止了抽泣,并没有停下泪水。

“我们以后不能总是互相说对不起,影响工作。”陆柩终于还是双手抱住了叶心。

过了一分钟,叶心抬起头来,“我明天就给你拿新衣服换换,弄脏你胸口了。”

“没事真的,你能好好哭出来就好,小事不用介意……”

叶心却突然把头又低了下去。

“那个……”

陆柩微笑了起来,“没事,有想说的都可以说。”

“那个……”叶心抬起头来,“挺有弹性的,很舒服。”

陆柩的脸由浅红变成绯红。

“那个……什么有弹性?”

“你脸红就说明你听懂啦。”叶心小声的嘀咕着,“就是我刚刚靠的地方,很舒服。”

“不,不要拿我开玩笑,”陆柩尝试把领口整的更整齐,“我胸不大的,或许是文胸有弹性吧……”陆柩的声音越来越小……

叶心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抱歉陆柩,但我说的都是自己的真心话。”

(未完待续)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