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主宇宙 未完成 默认

斯卡雷特与亚顿

1

“斯卡雷特家族,从今天起必须悉数听命于我。如有违抗者,”少年挥出手中的长剑,凌厉地指向前方,“当以此令剑诛之!”

众人单跪在地,看似平静,却已纷纷冷汗直流——台上的少年在一分钟前,从台下突然箭步上前,刺穿了自己的父亲,斯卡雷特家族第十代大君:伽利略·斯卡雷特的心脏。

伽利略未曾想到,刚刚还满脸谦卑地赞颂自己的儿子,竟然结果了他的性命;更没想到,那剑是剧毒所淬,死亡已经避无可避。

“你的存在,是斯卡雷特家族的耻辱。”少年收起长剑,对着父亲的尸体唾骂着,“家族不需要你这样的寄生虫。”

少年捡起了伽利略口袋里的信——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有写信的雅致——但当少年打开这封信时,他便明白为什么伽利略不敢用电子设备,却非要把这些偷偷写下来了。少年冷着脸,在众人面前念着信里的内容:

“致我最信任的伦朗大公:血祭之日将至,特派你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于血祭之日以结界封印斯卡雷特,将之作为血祭圣物,献给庇佑家族的伟大神明。斯卡雷特于圣日诞生,是聪明伶俐的好家伙,办事都很熟练——可惜聪明过头的孩子,我是不会一直留着的。这次血祭仪式过后,我就能成为家族经历血祭洗礼最多的大君,获得永生之力——”

少年信步在台下渡来渡去,最终走到了一个红衣大公的面前,从容地将手中的信撕成碎片,撒在了大公的头上,对着冷汗直流的大公蹲了下来,“结界布置的还不错嘛,‘我最信任的伦朗大公’。”

“殿……殿下……这是君上叫我去做的我本人没有要刻意谋害您的意思……”

“他让你走上灵台当献祭圣物你也干吗?”少年一把提起伦朗大公,“趁某人的血还是热的,你和他一起当圣物去吧。”

“殿殿殿殿下——”大公开始结巴起来,“来人救救我啊——”

随着大公一声冷哼,滚烫的鲜血在少年周围四散迸发。

“这下就有了两颗族人的心脏了,”少年走近伽利略的尸体,从尸体中掏出了那颗停止跳动不久的物体,“尤其是这颗,经历了不少血祭洗礼呢。”

少年突然将两颗心脏捏成碎块。

“这种无聊的献祭,家族还玩的有模有样。”少年起身面向众人,“斯卡雷特家族在伽利略的小聪明下已经沉默了几十年了,这段时间里,他一直拿你们当满足他个人欲望的工具,以至妻妾成群,杀戮成性,甚至还想长生不老——最可恶的是,即使有这样的力量,我想他对联盟政府依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少年将手中的长剑重新举起,“我,斯卡雷特·斯卡雷特,今天在此宣布,接管斯卡雷特家族,任命自己为斯卡雷特家族第十一代大君。从此以后,我会带领家族,摆脱腐朽的神佑之力,重新与联盟政府分庭抗礼,在这末日后的世界建立属于我们的新秩序!”

名为斯卡雷特的少年,缓缓从台上走下,向大门走去,“诸位现在可以起身离场了。”斯卡雷特打开了大门,带着诡异的微笑款款回头,“斯卡雷特家族素来容不得忤逆之人,过去、现在和未来,只有我能例外。”

2

斯卡雷特端坐在家族的圣座上,抚摸着仿佛已经有百年历史的纹路——西方神话中的恶龙,血祭仪式上的黑魔法之舞,象征初代吸血鬼德古拉的狭长獠牙……

“我们家族,还真是品味独特啊。”斯卡雷特自语着,一边翻阅着桌上的古书。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轻轻走近圣座,最后在圣座下单膝跪下。

“原知。”斯卡雷特将书挪到一边,“我说过了吧,你在我面前,是永远不需要这种礼仪的。”

“君上。”阶下的青年缓缓起身,“家族的每个人都必须在您面前遵守应有的规矩,这样才能让族人对您永存敬畏。”

斯卡雷特走下台阶,“不愧是我的导师。”他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从你的表情来看,十五区那边的进展,应该挺顺利的。”

“君上英明。”青年朝殿堂的大门望去,“十五区的总长已经为君上带来了——似乎有要事与君上商议。”

斯卡雷特顺着青年的目光也看向了大门。

“你可以进来了。”

虽然斯卡雷特的语气随和而直白,但来人却十分的礼貌而拘谨,步伐整齐而克制地迎着斯卡雷特走来,最终在离他三米左右的地方停下,单膝跪地,“参见君上。”

“平身。”斯卡雷特向来人走近了一点,“我初为家族大君,只知你是十五区总长,却不知你姓名。”

“我名为亚顿·斯卡雷特,”来人缓缓起身,秉持着家族礼仪取下遮住脸部的斗篷连帽,将右手置于胸前,与斯卡雷特平静的对视,“十五区已经很久没能与家族取得联系了,君上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事。”

“十五区已经多久没和总部联系过了?”

“十五年。”

“因为什么?”

“希联政府对家族的迫害,以及时任大君的不管不顾。”

斯卡雷特没有注意到来人的语气变得锐利起来,却开始关注起了对方的容貌:明明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美丽的眼眸中却藏着饱尝疾苦的沧桑。美丽的眼眸……

少女的眼睛,居然由黑色的眼白与白色的眼珠构成。拥有这样的双眼,再美丽动人的女孩都会显得神秘而阴森。

少女似乎也注意到斯卡雷特发现了自己眼睛都异样,态度又变得谦卑缓和起来,“若我的眼睛惊扰了君上,还望君上宽恕。”

“你的眼睛很美,其他人不懂得欣赏罢了。”斯卡雷特信步走到离名为亚顿·斯卡雷特的少女一米左右的距离。亚顿那纯白的瞳孔中似乎散发出了希望的光芒。

“君上。”亚顿的声音愈发轻柔,“十五区的大家刚与十六区接触,对君上心存疑虑,我此来觐见君上,是想为大家请求宽恕。君上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会让十五区的大家全心全意的效忠君上。君上既然能接受我的双眼,或许也能接受十五区的大家适应家族步伐的过程。”

原知突兀地清了清嗓子,似乎在提醒亚顿注意自己不要表现得太亲近。

“原知,你先退下吧。”斯卡雷特走到了亚顿的面前,“我,斯卡雷特·斯卡雷特,在此宣誓,保护家族每一位相信我以及未来会相信我的族人,尤其是身处异乡、不被他人接纳的族人,”斯卡雷特向亚顿伸出了右手,“从此以后,我和家族会是你们最坚实的后盾。”

原知正欠身要从斯卡雷特身边走过,却看到斯卡雷特的右手背面朝上,竟然是示意亚顿行吻手礼。他冷冷的将头摆正,直视前方地走出了殿堂。

亚顿也伸出放在胸口的右手接过斯卡雷特的右手,“感谢君上的信任,虽然难以担负君上如此大礼,但我亚顿·斯卡雷特,日后定将全力报答君上。”

虽然只是在手上,斯卡雷特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少女温润的唇温,不由得有点紧张起来,手本能的抖了一下。

“君上?”亚顿抬起头,眼神中带着些许疑惑。

“没事。这几天看书太久了,有点手酸。”

斯卡雷特突然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是轻微仰视着亚顿的。

“亚顿,可以问一下你的芳龄吗?”

“君上,我十八岁了。”亚顿似乎有些惊讶。

“我才敢满十六。”斯卡雷特笑了笑,“我应该叫你姐姐呢。”

(未完待续)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